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人物 > 唐末卢龙节度使李匡威简介,李匡威和李可举是什么关系?
唐末卢龙节度使李匡威简介,李匡威和李可举是什么关系? 唐末卢龙节度使李匡威简介,李匡威和李可举是什么关系?
李匡威的基本资料
本名:李匡威
所处时代:唐朝
民族族群:汉人
出生时间:不详
去世时间:893年
性别:男
  • 人物简介
  • 史籍记载

唐末卢龙节度使李匡威简介,李匡威和李可举是什么关系?

李匡威,外号金头王,范阳(今北京)人,唐末军阀。卢龙节度使李全忠之子。父亲死后,继位为节度使。景福二年(893年),率兵援救成德军节度使王镕之时,被其弟李匡筹兵变夺位,只得逃往成德投靠王镕。后来企图夺取成德,被王镕杀死。

人物简介

李匡威,范阳人,其父李全忠于光启元年(885年)夺取卢龙军,成为卢龙节度使,次年,李全忠逝世,李匡威继位为卢龙节度使。大顺元年(890年),河东李克用进攻云州吐谷浑酋长赫连铎,李匡威出兵救云州,击退李克用。次年,李克用进攻成德节度使王镕,李匡威又出兵助王镕。

李匡威的弟弟李匡筹的妻子长的很漂亮,在李匡威出发营救成德王镕之前的家人会别时,李匡威酒后乱性,竟然将弟媳奸淫,从此李匡筹对其怀恨在心。

大顺二年(891年),李匡威率精兵数万前往营救成德节度使王镕,再次与李克用产生冲突。次年,李匡威与王镕共同抵御李克用。景福二年(893年),在元氏(今河北境内)取得胜利。同年二月,李匡威从镇州率兵回幽州,到博野的时候,其弟李匡筹已经占据幽州,自称卢龙留后,并派兵讨伐李匡威。李匡威大败而逃,其部众大部分逃回幽州,投靠李匡筹。李匡威和其部分亲信留驻深州,兵力不济,进退维谷,于是遣判官李抱真进京师长安入奏请求归留京师。京师长安在唐末的战乱中已经屡次遭受大乱,现在曾经的卢龙节度使要回长安,京师的百姓都很恐慌,市坊里都说:“金头王要来图谋社稷了”。京城里有些的士民因此逃匿到山谷中去了,唐朝皇帝听到这些流言后也就没有同意李匡威归留京师。

成德节度使王镕很感谢李匡威帮助他击退李克用,为其解了燃眉之急,并且还因为此事使李匡威被其弟篡夺卢龙节度使的位置。所以王镕很是感恩戴德,将李匡威迎入成德镇州,驻扎在宝佛寺。王镕当时年仅十七岁,对李匡威非常好,为其修建了府第,尊为义父。但是李匡威到镇州后,看王镕年少体弱,于是就想夺取镇州。他阴谋劫持了王镕,王镕虽然年少身子也弱,但是却很聪慧,他识破了李匡威的阴谋,李匡威事泄后被镇州人杀死。

史籍记载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二·列传第一百三十七·籓镇卢龙》

子匡威嗣,领留后,进为使。性豪爽,恃燕、蓟劲兵处,轩然有雄天下意。与赫连铎共攻太原,争云、代。李克用使安金俊攻铎,匡威救铎,战蔚州,射金俊杀之,乃共表请讨沙陀,而朱全忠亦上言愿协力,故张浚因请用兵矣。浚败,克用攻云州,以骑将薛阿檀为前锋,设伏河上。铎以精骑追阿檀,抵河而伏起,乃大败,禽其将贾塞儿,遂围云州,堑而守,分兵出井陉,屯常山,大掠深、赵。匡威以步骑万馀援王镕,克用还,因急攻铎。会食尽,铎弃州奔匡威。克用取云州,表石善友为刺史。铎本吐谷浑部酋也,开成中,其父率种人三千帐自归,守云州十五年。至是,失其地。

景福初,镕诱太原将李存孝降之,克用怒,伐镕。镕来求救,匡威遣将赴之,克用去。明年,兵复出井陉,匡威自将援镕,将行,置酒大会。其弟兵马留后、检校司徒匡筹妻张,国艳,匡威酒酣,报之,弟怒,匡威军次博野,乃据城自为留后。天子即授检校太保,为节度使。匡威麾下多去,屏营无所归,留深州,遣其属李抱贞上书愿入朝。时京师数寇难,人人危惧,传言金头王且来,皆亡窜山谷。抱贞还,而镕已迎馆于镇。匡威引抱贞登城西大悲浮屠,顾望流涕,美其山川,乃共图镕。阳为镕缮甲,治城堑,施授方略,阴施予,以倾士心。镇军忠于王氏,皆恶之。匡威亲忌日,镕过慰。匡威士衷甲劫镕入牙城,战不胜,镇人斩匡威以徇。匡筹表诉诸朝,檄暴镕罪,攻乐寿、武强以报。

始,匡筹之夺也,燕人不以为义。刘仁恭出奔太原,克用倚其谋,下武、妫二州,败匡筹于居庸关。李存审与战,匡筹又败,挈其族奔京师,次景城,沧州节度使卢彦威杀之,掠入车马僮妓。妻方乳,不能进,仁恭获之,纳于克用为嬖夫人。始,匡威见逐,叹曰:“兄失弟得,皆吾之宗,无所悔,然其材恐不足以守。”果亡,而幽州地归克用,以仁恭为帅。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列传第一百三十》

匡威自袭父位,称留后。匡威素称豪爽,属遇乱离,缮甲燕蓟,有吞四海之志。赫连铎据云中,屡引匡威与河东争云、代,并兵积年。景福初,镇州王镕诱河东将李存孝。克用怒,加兵讨之。时镕童幼,求援于燕;匡威亲率军应之。二年春,河东复出师井陉,再乞师,匡威来援。

匡威弟匡筹,妻张氏有国色。师将发,家人会别,匡威酒酣,留张氏报之。匡筹私怀忿怒,匡威军至博野,匡筹乃据城自为节度。匡威部下闻之,亡归者半。匡威退无归路,将入觐京师。时匡威留于深州,遣判官李抱贞奉章以闻。属京师大乱之后,闻匡威来朝,市人震恐,咸曰“金头王来谋社稷”,士庶有亡窜山谷者。匡威其实不行,欲图镇州,示无留意。熔以匡威再来援己,致其失师,遣使迎归府第,父事之。匡威为镕城郛缮甲,指陈方略,视镕如子。每阴谋骤施,以悦人心。镇之三军,素忠于王氏,恶其所为。会镕过匡威第慰忌辰,匡威缟衣裹甲,伏兵劫镕入牙城。镕兵逆战,燔东偏门,军士呼噪登屋,矢下如雨。镕仆墨君和乱中扶镕登屋免难,而斩匡威以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