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人物 > 清朝水利专家嵇璜简介,嵇璜的治水贡献有哪些?
清朝水利专家嵇璜简介,嵇璜的治水贡献有哪些? 清朝水利专家嵇璜简介,嵇璜的治水贡献有哪些?
嵇璜的基本资料
中文名:嵇璜
国籍:中国
民族:汉
出生地:无锡
出生日期:1711年
逝世日期:1794年
职业:清朝大臣,水利专家
主要成就:治理淮河、黄河
代表作品:《治河年谱》

清朝水利专家嵇璜简介,嵇璜的治水贡献有哪些?

嵇璜(1711年-1794年),字尚佐,晚号拙修,江南无锡县(今江苏省无锡市)人。清朝水利专家。嵇曾筠之子,父子皆长于治河。雍正八年进士,历官乾隆间南河、东河河道总督、工部尚书,晚年加太子太保,为上书房总师傅,以治河有功著称。

人物简介

嵇璜(1711-1794)清代大学士、水利专家。字尚佐,字甫庭,晚号拙修,无锡城内学前街人,河道总督嵇曾筠之子。雍正八年(1730)中进士,历任日讲起居注官、翰林院侍读学士、通政司副使、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吏部右侍郎、礼部尚书等职。嵇璜卒于乾隆五十九年(1794),终年84岁。卒赠太子太师,谥文恭。有《治河年谱》传世。他是清代著名水利专家,书法也享有盛名。清袁牧《小仓山房集》称他“精小楷,能于胡麻上作书。”

家庭背景

嵇璜的祖父嵇永仁,曾为福建总督范承谟幕僚。耿精忠反清,嵇永仁、范承谟先后被害。父亲嵇曾筠(1670—1739),字松友,号礼斋,康熙四十五年(1706)中进士。他前后任过翰林院编修、山西学政、河南乡试正考官、兵部待郎等官。雍正元年(1723),河南中牟黄河决口,嵇曾筠奉命治黄,在危险处共筑堤123796丈,备尝艰辛功劳卓著。雍正五年(1727),又兼山东治黄,曾条奏河工六事。后来虽升任兵部、吏部两部的尚书,可一直兼管水利,任过河南、山东河道总督,兼治黄河、运河水利,曾在黄河北岸开挖了一条长3350丈的引水河,后又任江南河道总督。

雍正十年(1733),因母亲去世丁忧在无锡,但对水利事业仍然十分关心。乾隆元年(1736)兼任浙江巡抚、浙江盐政,曾提出改善盐政四事和在海宁筑尖山坝以阻潮势,更修理浙江沿海石塘7400余丈。在浙南淳安、乐清等地又建设水利工程,并曾请求拨浙江省城义仓之谷运至温州、台州等府属县平粜,以解决人民的困厄。

乾隆三年(1738),嵇曾筠病卒于浙江任上。第二年浙江人民将他入祀在西湖浙江省贤良祠。 嵇曾筠,是康熙四十五年进士,历任佥都御史、江南河道副总河、河东河道总督、吏部尚书、兵部尚书、浙江总督等职,治理黄、淮及浙江海塘有功。

继承父业

嵇璜自小得到父亲的喜爱,也受到父亲严格的教育。他举止庄重,不苟言笑,“虽贵公子而动容周旋,造次必于儒者”。生活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激发了他对河工的兴趣。九岁读《禹贡》,突然有所发现:“禹之治水皆由下而上,盖下流宣通,则上水自顺流而下。”这番议论令许多长者深为惊讶,也大为赞赏。

雍正七年(1729),清廷为加恩在朝大臣,诏令其“子弟一体会试”,嵇璜因父贵而名列其中,赐举人。八年,以二甲六十八名登进士,选为庶吉士,散馆后授编修。十二年擢右中允。十三年转左谕德,充山西乡试正考官。乾隆元年(1736)充陕西乡试正考官,命南书房行走。三年丁父忧,六年服阕。七年擢左庶子,充日讲起居注官,寻迁翰林院侍读学士。八年三月转通政司副使,七月迁都察院左佥都御史。此时,黄河和北方水患频仍,嵇璜针对河工修治中的弊端,多次向朝廷上奏,提出开浚引河、引流培修河岸、注意入海口等保持河道宣泄通畅的意见,还请严禁夫头包揽,对以工代赈的贫民,务必按值发给工价。这些建议均得到乾隆的赞许,并很快得以落实。十二年正月迁大理寺卿。十三年四月授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六月擢工部右侍郎。十四年十二月调户部右侍郎,寻转左侍郎,充经筵讲官。

乾隆十八年,黄淮并涨,堤决遭淹。嵇璜此时正以吏部侍郎随驾热河,闻讯后立刻草拟“宣防八事”奏疏。乾隆看重他的治河才能,派他与工部侍郎一道南下,实地查看河防,并督修堤岸诸工程。嵇璜培修重点堤岸;改砖工为石工筑拦河坝;在诸水总汇的串场河地区,建新闸门,浚旧河道;修复受损的几处草坝。经过近半年努力,大功告成,乾隆特下谕表彰。

二十年二月,嵇璜恳请终养,未获准。十二月以母老病恳请回籍。

二十一年,江苏淮安、徐州、扬州等府又因河决遭灾,“璜在籍奏请买小麦运江平粜,上从之”。 二十二年春,乾隆认为,“璜母病愈”且“璜侍父曾筠久任河工,见闻所及,谙练非难”,任命他为南河副河总,负责江北淮扬一带河道的疏浚,并赐诗:“淮黄近多事,简畀冀堪胜。习矣吾知夙,佥惟汝尚能。母仪近养便,父训熟闻曾。伫俟成功奏,忧心日所凭。”还赐“奕世宣勤”额以鼓励。从此,嵇璜便正式担当起治河重任。

江北一带,淮扬地势偏低,周围洪泽、高邮、射阳等湖因黄淮两河泥沙淤积,无法起到蓄洪作用,以致河堤决口,洪水便长期滞留。对此,嵇璜采取“改纡为直,移远为近,浚浅为深”的治理办法,先修建高邮运河的东堤闸坝,使一部分潴水排向长江,以减轻入海的压力;然后开始疏导下河归海的道路。这项工程一直继续到二十三年五月才完成,被乾隆称赞为“经理下河,尔功不小”。除此之外,嵇璜还制定了“高邮运河诸坝开启水位标准”、“各湖入江要区的芒稻闸永行开放”等规章,均得到乾隆的嘉许,“命勒石闸畔”。八月,秋汛大涨,湖河安然无恙,嵇璜因功晋级,擢工部尚书,后调礼部。

二十四年四月,嵇璜请准在籍终养,不久又因母丧守制。二十五年八月,嵇璜进京为乾隆祝寿,途经淮扬地区,目睹治河进程,又上奏陈述了自己的意见。

三十二年四月起复任礼部尚书,七月改授河东河道总督。此前,嵇璜曾主持江北淮扬河务,对东河并不熟悉,于是乘赴任之机,绕道河南,调查沿河实情。到任后,便发布“裁坝夫、栽堤柳、革除垫崖贴坡诸弊”等命令,又修筑杨桥大坝,制定保证运河通航的水量管理办法。史载“璜每巡河,不避艰险,身先属吏”,以至“积劳咯血”。一次,天未破晓,虞城工险,嵇璜不顾雨雹交下,道路泥泞,立即前往。当时,河水猛涨,激浪冲刷着堤岸,情况危急,随行者“瑟缩面皆改色”,纷纷劝他躲避,嵇璜“立堤上”厉声叱曰:“埽去则我与俱去!”亲督抢险,终于保住了堤岸。?

嵇璜图集

三十三年五月,“济宁等处粮艘过津前后脱帮”,乾隆认为“办理不善”,嵇璜召授工部尚书,离开了治河一线。三十四年正月又因“河东总督任内未甄别佐杂”,被降调都察院左副都御史。三十六年迁工部右侍郎;三十八年五月擢工部尚书,随后又转兵部,充经筵讲官。?

四十年,嵇璜充《四库全书》馆正总裁、会试正考官;四十四年,兼翰林院掌院学士,寻调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四十五年九月,授文渊阁大学士,旋充文渊阁领阁事兼国史馆、三通馆正总裁等。京城任职二十余年,其业绩为主持编写文化典籍《河源纪略》、《四库全书》、“清三通”等。

四十六年五月,黄河出现多处险情,朝廷深为忧虑。嵇璜虽然久离河工,但仍心牵河务。今日学者白木、周艳琼在《淹没在尘埃中的几个清代改造黄河策略》一文中曾这样谈及历史往事 “……河决青龙冈。大学士嵇璜在热河面奏高宗,建议令黄河仍归山东故道,高宗‘以为其事难行,是以迟回久之’。然而青龙冈决口堵而复决,大学士阿桂及河督李奉翰等大臣束手无策。高宗又将嵇璜之建议询之阿桂等,令各就所见据实复奏。阿桂等人复奏‘俱称揣时度势,断不能行,其词若合一辙’。高宗又恐阿桂等人‘揣合朕意,故为此奏’,并指出:‘嵇璜尚为素悉河务之人,其前奏使河流仍回山东故道之语,亦必中有所见。即使其事难行,而其言为要工起见,究属因公;且治河之策,本应集思广益,正不妨博采周咨,以期询谋佥同,折中至当。着大学士九卿科道等,再行悉心妥协会议具奏。’但是此议仍遭到大臣们的一致反对,不能施行。嵇璜幼年随父嵇曾筠实习河工,后又多年主持河务,确是‘素悉河务’之人。他在高宗召对时敢于面奏改河方案,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高宗对他的建议也是心有所动的,但后来几经犹豫反复,还是没有采纳,归根结底,仍是怕其妨碍漕运之故。”

自此以后,嵇璜再也没有参与过河防事务。但事隔七十四年,铜瓦厢大决口,黄河在席卷无数生命财产之后,自动北返山东故道。

四十七年,嵇璜加太子太傅衔,命在上书房总师傅上行走。五十年,朝廷举办隆重的千叟宴,嵇璜因德高望重被举为汉大臣领班。五十一年,因精力日衰而请求致仕,但未获准。乾隆诗以赐之:“愿老何须以老悲,古稀犹此日孜孜。旰宵未倦依然,尔我同庚可不思。一去已怜一为甚,再随应识再非宜。汉家灾具三公免,君合臣纲我勿为。”不久,又被特准在紫禁城内骑马,肩舆入值,但嵇璜“非体有不适与极大风雪,仍步行入朝如故”。五十五年四月,“以璜成进士逾六十年,重与恩荣宴”。五十七年,嵇璜又请求致仕。他与刑部右侍郎 无锡老乡秦瀛交好,事情始末在《书嵇文恭遗事》中,秦瀛有生动的记载:

“乾隆壬子夏四月,公忽持奏稿过余,曰:‘余耄年伴食,不安于心,将乞骸骨,用以告子。’余曰:‘公当面求允而后上之。’越日,见上,果求退。上曰:‘且缓,俟朕热河旋跸时,比驾回。’公具折陈请,上又曰:‘可俟来岁春融。’明年癸丑春二月,公再陈请。上召见军机大臣,言‘嵇璜与朕同庚,拟留作老伴,朕归政,亦令其归。今伊必欲恝然而去,朕无如之何,如尚可暂留,令伊自商,朕弗强也。’时公已趋出外,朝房军机大臣出,命余传上语告公。公排徊良久。余曰:‘公自是不能复言归矣。’公流涕曰:‘非惟不敢,且不忍。’遂以公言入奏而散。逾两年甲寅,公薨于位。”

宦海生涯五十余年,嵇璜也曾起起落落。据《情史列传》记载:三十九年六月,安南(今越南)发生内讧,朝廷下令“严防夷兵窜入”。而此时竟有“广西广明县民潜伏安南滋事”,时任明江同知的嵇璜之弟嵇璇因“失察”“开参”。这时,江左道秦廷基“忽赴粤东谒见”两广总督李侍尧,“希欲通融”,被李侍尧奏参。乾隆命广东巡抚熊学鹏查明此事。熊学鹏审讯后,“拟以斩候”,秦廷基闻讯自缢。乾隆接到奏报十分生气,斥责“熊学鹏即将秦廷基拟以斩候,仍任其在省安居并不即行收禁,致该犯得以在寓投缳,其事实由熊学鹏酿成。况秦廷基袒护改供一案熊学鹏近在粤东并未查出奏参,难保无徇之处。”将熊学鹏革职,发往川省办理军需。此前,熊学鹏奏报“秦廷基袒庇嵇璇,实因畏惧尚书嵇璜”。经查“此案审无嵇璜嘱托情弊”,但是乾隆仍下谕申饬:“嵇璜不过一尚书,且非朕深为倚任之人”,“设有其事,必将嵇璜重治其罪,断不曲为宽贷”,“若就嵇璜办事而论,较之王际华实有过之无不及,而小心谨慎之处,则远不如。朕所以于嵇璜不肯委以重任且时加训饬提撕俾知儆觉”,“嵇璜嗣后惟当改悔思愆深自敛抑,毋负朕教戒成全之意”。晚年又因“上书房师傅旷班”受申饬。如此等等,使得嵇璜身居官场,愈加小心谨慎。

但是,乾隆朝前后六十年,整饬官场,痛惩贪官,不少权重一时的高官如于敏中、李侍尧曾先后落马,甚者皇亲贪污也杀头。而嵇璜和他的兄弟、子侄,却从无因贪污革职查办的。晚年入阁为大学士,正值和珅专宠擅权,嵇璜“以谗数被斥责”,虽不得已“隐忍不言”,“然遇大事颇不苟”,乾隆五十一年,台湾爆发林爽文起义。清廷镇压起义后,追究有关官员的责任,台湾道永福,‘以贪酷故’,下狱受讯。勾决日,在朝大臣竞相为之开脱,乾隆亦犹豫不决。而嵇璜却说“永福为守土大员,不可轻纵”,“上乃勾决”。 嵇璜善于相士,前人书籍多有记载。例如,吴县石琢堂太史以诸生入谒,嵇璜就预言“子当以第一人及第”。但“嗣石六试不遇”,而“公许之益坚”。乾隆庚戌,石果大魁天下。喜宴日,嵇璜掀髯对太史曰:“殿撰公,我岂妄哉!”众人“咸为齿粲”。

嵇璜精于书法,曾参与三希堂法帖的编纂,善于小楷,“能于胡麻上作书”,向他求字的人很多,其中包括权臣和?。当时,嵇璜虽受到乾隆的责备,但仍不肯阿谀和?,于是略施小计。一日,邀几位翰林在府宴饮,席间,家童出堂禀告:墨已研好,请为和相作书。书写刚半,家童失手,墨汁洒到纸上,嵇璜大声责骂,众人纷纷解劝。次日,嵇璜对和?说,“徒败公佳纸。”那几位翰林多是和?门下士,亦言亲眼所见,最终不了了之。而为官清正的工部尚书周元理,嵇璜与之志趣相投,周元理告老还乡时,嵇璜特书“赐福堂”三字制成匾额相赠。书载:嵇璜“议事画稿无巨细必沉思审定求一是处,虽位及人臣而依然儒素”。由此可见,他虽身为高官,但仍保持着读书人的品行操守;其日常生活也很俭朴,“常膳至不能具兼味”。次子承豫赴滇西任时,嵇璜嘱咐儿子:“有守惟从俭,无才更戒盈。勉思为善吏,莫负此家声。”嵇璜去世不到一年,京师懒眠胡同第宅“即属他姓”,他的女婿有诗“老屋区区留不得,而今始识相公贫”。以至有人慨叹“父子相继为相,而清风夙著,身后遗产不抵中人”。

五十九年(1794)七月十七日,嵇璜在京病逝,寿八十有四。乾隆派皇八子前往祭奠,赠太子太师衔,赐祭葬,谥文恭。其著作有《治河年谱》、《锡庆堂诗集》八卷,亦有“河防奏疏”和书作真迹传世。

嵇璜轶事

嵇璜生于清康熙五十年(辛卯年)六月初六日午时。字尚佐,又字黻庭,晚号拙修。?

嵇璜先祖由晋(今山西)入吴。后世居虞山。嵇璜的曾祖父嵇廷用,官中书,居金陵(今南京)。嵇璜的祖父嵇永仁(1637-1676)移居无锡。?

嵇永仁事闽督忠贞公范承谟幕府。清汉军正黄旗人耿精忠继父亲官袭,为靖南王。康熙十三年(1674),耿精忠在福建起兵,响应吴三桂叛乱。忠贞公范承谟和嵇永仁同时被捕。后范承谟惨遭杀害。嵇永仁宁死不屈,于康熙十五年(1676)在狱中自缢。?

嵇璜的祖母杨太夫人,她二十七岁孀居,年仅七岁的嵇曾筠(1670-1738)为永仁独子。孤儿寡母,生活万分艰辛。杨太夫人教子有成,嵇曾筠中康熙丙戌年(1706)进士。官至文华殿大学士,恩赠少保,赐谥文敏。?

嵇璜的父亲嵇曾筠对慈母非常孝顺,他举进士后,接母亲去京城居住。以后,儿子累迁任,杨太夫人总是随往。?

嵇璜的祖母杨太夫人,她生于清顺治六年(1649),卒于雍正十年(1732)。解放后,出土杨太夫人破损的墓志铭云:“……享年八十有四,累封一品夫人。子一,即太子太保、大学士曾筠。孙男八人:?、瑛、璜、琎、瓒、璇、王成?、玖。璜登雍正八年进士第,官翰林院编修。奉命回籍丧事。孙女四人,俱适名族……以十三年又四月十三日合葬光禄公兆。先是康熙四十二年癸末,太夫人奉旨旌门建坊,光显于世。越雍正七年己酉,赠光禄公,复蒙恩与享昭忠寺,至是又特给大学士一品诰封。太夫人皆亲见之……”?

嵇璜对祖母杨太夫人既崇敬,又关怀备至。雍正十二年(1734),遵旨扶杨太夫人灵枢回锡。次年,嵇璜又返乡料理葬事。杨太夫人祔葬赠大学士嵇永仁?山军 嶂山之东墓地。嵇璜请保和殿大学士、军机大臣、加太保张廷玉撰写杨太夫人墓志铭。?

之后,每逢清明节,嵇璜总是要到祖父母墓地、父亲(衣冠冢)墓地祭拜。官船出五里湖,驶过石塘桥,进入长广溪,到了葛埭桥西南的后丁石桥,再向西拐弯就是烧香浜。嵇璜一行人在烧香浜村登岸后,然后去山军 嶂山东墓地。这样,就结识了当地乡绅乐斯公萧钟英(1697-1770)。萧钟英的儿子萧文汉(1730-1801),他是清义士。萧文汉有二个儿子,长子萧禹柏,仕县丞,次子萧禹松,有文才,嵇璜很赏识他,就亲自作媒,将胞哥的孙女嫁给他。后来,嵇璜为侄孙女婿萧禹松在刑部捐了一个官衔。不久,萧乐斯、萧文汉父子俩在烧香浜中段建造屋宇。有人告发他们违反了清庭规定的高 度,欲治他们的罪。嵇璜得悉后,面奏乾隆帝,说房屋是他自己造的。从那时起,萧氏新建的屋宇称之“嵇三阁老厅”。至今,遗址、遗迹、遗物尚存。“阁老厅”名闻南门乡下。?

嵇萧两家联姻后,关系更加融洽。嵇璜家到萧家,萧家总是殷勤款待。萧乐斯长嵇璜十五岁,他六十寿辰时,嵇璜亲手题写“宁寿堂”匾额向他祝寿。在“阁老厅”里,以后,嵇璜又题写“八叶留芳”牌坊(砖雕)。“你笃桑梓”、“言坊行表”、“永评乡协”、“敦义爱古”等匾额。署名大多是拙修嵇璜,笔者曾见之,这些匾额,可惜在“文革”中散失了。?

嵇璜为嵇曾筠第三子,生而颖异,六、七岁时如成人,读书过目不忘,能写妙文。清雍正七年(己酉年)赐进士,雍正八年(1730),庚戌科会试,嵇璜举进士,官翰林院编修。?

嵇璜一生主要官职:皇清诰授光禄大夫(正一品)、经筵讲官(经筵,为皇帝听讲书史之处)、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士等。?

嵇璜入仕后,一帆风顺,官运亨通。一生中仅有一次大的降职经历。即乾隆三十三年(1768),他任河东河道总督,次年(己丑年)降补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不久旋升。通过这次教训,嵇璜更加谨小慎微,效忠皇上。?

嵇璜历雍正、乾隆两朝,一生政绩卓著,德行俱成,事迹载于国史。《清史稿》列传九十七有嵇曾筠、子嵇璜传记。?

嵇璜为文渊阁领阁。清乾隆三十八年(1723),他与 纪昀、刘纶、程景伊等纂修《四库全书》。?

嵇璜年老时体弱有病,他屡次上疏,乞求休养,俱蒙圣心垂注,赐请慰留。乾隆五十九年甲寅(1794)秋,璜疾作,又上疏乞假未允。七月十七日酉时,璜溘然去世,享年八十有四。圣心轮悼,恩尝经被。乾隆遣第八子仪郡王永璇奠祭,赐恤金千两,谕葬之。卒赠太子太师,晋赐谥文恭。乾隆六十年(1795)十一月初九日归葬于山军 嶂山之东的铜坑坞(今无锡市滨湖镇西林村境内)。德配杨夫人合葬。?

嵇璜妻子杨夫人,晋赠一品夫人。璜子八人,杨夫人出者四,侧室季氏出者三,仳钱氏出者一。皆承字辈。璜女儿八人,皆适名门。杨夫人所出长子嵇承谦(1732-1784),字受之,号晴轩。乾隆十五年(1750)举人,二十六年(1761)进士,官翰林院侍讲。历任山西、陕西省主考,提拔了不少有用人才。可惜,他先父亲嵇璜十年离开人世。杨夫人所出次子承豫赴云南任职时,嵇璜千叮万嘱他为官不能一时疏忽,要尽力尽职。杨夫人所出幼子嵇承群,官山东东昌府知府,他卒后,墓葬许姆(宋时称许墓)的小山头。(自宋以来,不少名人亡故后墓葬许姆,其中许德之、嵇璜的墓尤为著名。许姆另有几处嵇氏墓葬)。后来。嵇璜曾孙嵇尔霖、玄孙嵇毅复、嵇绥复皆有文名。?

嵇璜长眠地下,有人赞曰:阑乎勋名休休,有容断断无枝,惟古柏臣令,德始是歌传山颓,众圻平台沐恩异数,生荣死哀,倏尔风云,俄焉松槚载勒,瑰珉长留酉夏。 ?

人生经历

雍正八年(1724),嵇璜举进士之后,仕途畅达,历任日讲起居注官、翰林院侍读学士、通政司副使、都察院右佥都御史等职。

嵇璜同他父亲一样,也有志于经世之务。对于黄、淮等河经常决堤、泛滥,造成的严重灾害,他十分关注。黄河,自北宋改道、下游南迁、夺淮入海以来,豫东、皖北及江苏徐、推、盐、扬地区水灾不断发生。至清初,因泥沙大量沉积,河床越来越高,水患愈演愈烈。至清康熙、雍正两朝,在靳辅、 陈潢等努力治理下,灾情得到临时减轻,乾隆初年,因水利工程年久失修,灾祸又频超,严重影响着运河的漕运。

乾隆九年(1744), 嵇璜视察了河北、 河南、 山东等地的水情,在《河工疏筑事宜》一书`中,提出开河引流、分泄涨水等治水方略;有鉴于直隶(今河北省)州县工役,常被奸蠹包揽克扣,致使工程不坚固,故请严禁扶头包揽,建议直接招募无业贫民参加施工,按散工工价发给工钱。这两份奏疏,均被采纳施行。乾隆十三年(1748)四月,被授都察院副都御史;六月,又提升为工部右侍朗。

乾隆十八年(1753)秋,黄河决口于阳武(今河南省原阳县)十三堡;九月,又决口于铜山(今江苏省铜山县)张家马路。淮河也于同年七月泛 滥于高邮,冲坏车逻坝和邵伯二阐。嵇璜急上《宣防八事》一疏。大意是:一、铜山以下、清口以上的黄河河身,淤积严重,应及早疏导;二、高堰(在今淮阴县)等处石堤多泄漏,应趁冬春季节逐一修补,加固;三、归仁(在今泗洪县)一带堤岸,隔断睢湖诸水,旧设三阐,视水情相机启闭,应及时修补,以资防御;四、河流自山东入江苏, 由广而狭,用阐坝分流减水,但这些旧工程, 日久颓废,宜尽量修复;五、清口以上河身很浅,宜采用明代刘天和之法,制平底方舟,并设200斤重的五齿铁耙于船杪,沿流拖滹,使泥沙不能淤积;六、下游一向归属淮扬道(今淮、盐、扬地区),难以兼顾,应设分巡道,专管河务;七、江苏段黄河的险要处,在于上游五个厅,大汛到时,只有用秫杆、柳条同泥土乱合筑成的堤坝方能抵御,故应于冬季抓紧办运、分贮这类材料;八、河工取土,不得近挖堤根,应取远土,以固堤防。同时,治水之道,要宣泄与堤防相结合。这一奏疏上去,即被朝廷采纳。正在这时候,钦差尚书舒赫德等奏请委派熟知河务的大员,负责督办这些工程。于是,嵇璜受命和工部侍郎德尔敏前往督修。同年十月,嵇璜巡查高堰工程,见到堤坝砖、石混砌、新坝和旧坝混杂,很不牢固,便下令内修石提,外筑砖土拦水坝。又因水深达一、二丈,修堤很不容易,决定采用堤身开槽修砌法,并及时添加木桩,以防石料过重而坍塌。砌筑时,先用石筑二道,再用砖砌一道。因砖与土不能固结,故于砖石之后再加筑灰土3尺,以御冲刷。待新的工程完成过半数,再逐步拆除旧石。后来事实证明,他的这些办法很有成效。

乾隆十九年(1754)正月,嵇璜又与刘统勋(字延清,号尔钝,山东诸城人)等联合上奏,高堰、高涧(在今江苏省洪泽县)等处深塘兜湾,地处要冲,以前石筑工程之外的草坝,都己废弃,应赶快修复以资保固。三月,又同德尔敏等上奏,堰盱所需石料,运输十分困难,应将所坍之旧石与新石搭用;同时,凡根底牢固而只是上部松坍的石堤,只需修砌上部。这样,可以少用许多石料,节省大量费用。两月之后,南河修堤工程全部竣工。乾隆皇帝对此大为称赞。九月,嵇璜充任武会试正考官;十月,转任吏部右侍郎。

乾隆二十年(1755)二月,嵇璜因母年迈多病,恳请回籍终养,未准。十二月,母病加剧,皇帝才准他归省。乾隆二十二年(1757),苏北淮、徐、扬等地水患,嵇璜在无锡奏请采购小麦运往灾区,平价卖出,以济灾民。乾隆二十三年(1758)正月,母病稍愈,他奉命前往江浦(今江苏省淮阴市)任南河副河总,协同白钟山料理河务。六月,嵇璜提出湖河宣泄方案,认为黄、淮流入运河及高宝诸湖的水,归海路远,又很弯曲;归江路近,而且较直。因此,必须在疏通新洋港、斗龙港、串场河、射阳河等归海之路的同时,更要注意因水利导,移远就近,疏通淮、扬运河,并常年启放入江要口芒稻河闸(在今江都县境内),将大部分水引入长江。这样,既利于苏北里下河地区农田灌溉,又能确保水涨时不受淹浸。这一方案,颇得乾隆帝赞赏,立即命令尹继善、白钟山、普福等会同嵇璜,接所提方案次第兴举。八月,秋汛大涨,湖河果然安然无恙。嵇璜因功晋级,九月,升为礼部尚书。

乾隆二十四年(1759)四月,嵇璜回锡省母,后又乞求在籍终养。二十五年(1760)八月,上京祝贺皇上寿辰。十月返锡,途经清江浦时,发现河水归江之路上尚有一些工程需要进一步兴办。如运河东堤金湾滚坝口,门宽40丈,而而尾部仍旧归入六闸,河势宜于淤塞,必须于金湾坝下开挖引河,并将董家沟淤浅处疏通,以畅注江之道。又如廖家沟、石羊沟、董家沟三坝,应改低三尺,同芒稻西闸相平,这样水流入江之势更为顺畅。为此,他又奏请朝廷筹办。得旨交九尹继善等勘议。

乾隆二十九年(1764)十二月起,嵇璜丁忧在锡。三年后仍回礼部。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七月,授东河河道总督(驻山东济宁)。八月上奏,杨桥大坝为豫省第一重点工程,原用秫杆等料掺土堵闭,时有渗漏;北岸河滩顺直,既不能挖引河分流,又因遍地飞沙,不能建筑越堤。唯有将坝身里戗加厚, 以当重门保障。另外,杨桥大堤以前的泛滥处,原用沙土墙筑,实难保证无恙。应选择淤土,帮筑里戗。这些方案,也都是颇有价值的见解,逐步得到实施。

乾隆三十三年(1768)五月,济宁等处漕运粮船过津,前后帮一二日至四五日不等。乾隆帝得知,颇为不满。着嵇璜查明因,从实回奏。嵇璜承认官员办事不周,催督不力所致。御批脱部察议,将嵇璜亦调离东河河道总督之任,改授工部尚书。原乾隆三十四中(1769)正月,又有人奏报:嵇璜在东河交河道总督任内甄别下属官员不力。御批降三级调用,补都察院左副都御史。五月, 同刑部会审一件案子,刑部错定了罪,而嵇璜未加详察,签字划诺,又遭降一级留任的处分。乾隆三十六年(1771),迁工部右侍郎。至三十八年(1773)五月,又被提升为工部尚书;八月,调任兵部尚书。次年,任《四库全书》正总裁。、

乾隆四十年(1775)四月,乾隆帝进驻香山行宫。嵇璜因未到行宫参见,又受到降三级的处分。十二月又调任工部尚书。乾隆四十四年 (1770)十二月,兼任翰林院掌院学士;后又调吏部尚书兼协办大学士。 乾隆四十五(1780),京察叙加一级,六月,教习庶吉士;九月,授文渊阁大学士兼国史馆正总裁。

乾隆四十六年(1781)夏天,黄河青龙岗段决口,其泛滥之水,由赵王河归大清河(即今黄河下游河道)入海。嵇璜经过考察后,提出了令黄河北流,重返山东故道的建议。这一建议震动了朝廷。一般人认为黄河下游河道自北宋南迁以来,至今已历数百年,未可轻议更改。大学士阿桂等也揣合帝意,上书反对,都说山东地势高于江南(指今江苏北部),今青龙岗决口,所溢之水只有十分之二经赵王河、大清河北流人海,而十分之八则由南阳、邵阳诸湖汇流南下。因此,重返山东故道之议断无道理。乾隆帝看了这些奏本,想到嵇璜是个通悉河务的老臣,不会冒然提出“使河北流”之议,其中必有所见;况且治河之策,本应集思广益,不妨博采周长,以期得出确实可行的方法。于是下令大学士、九卿、科道等官员讨论,写出奏报。然而官场积习,因循苟且而被延搁了下来。直到清咸丰五年(1855)六月震惊全国的铜瓦厢(在今河南兰考县境内)大决口,黄河在卷走多少万人的生命财产以后,自动北返山东故道。而这延搁的74年时间中,又不知发生多少次水患灾害。

乾隆五十一年(1786),嵇璜因精力日衰而请求致仕,但未能获准。乾隆五十四年(1789)三月,上书房诸臣旷班达七日之久而嵇璜未及时纠正,触犯了乾隆帝,下令严加惩处。嵇璜年老力衰,得以从宽处理,降三级留任。乾隆五十五年(1790)四月,嵇璜80岁,正值他中进士60周年,乾隆帝准其与新科进士一起同赴琼林之宴,当时传为佳话。

嵇璜与乾隆帝同庚,曾数次随从南巡,其祖父和父亲又都受过朝廷的恩宠。因此,乾隆帝同他常有诗歌赠答唱和。就在嵇璜80寿辰之际,乾隆帝御笔写道:“诞日原当六月初,后移称庆实谦虚。还乡未可便从尔,恋阙依然尚悯予。赐马赐舆堪赞阁, 日来日史未悬车。同庚待我归政后,南北应同林下居。”

嵇璜卒于乾隆五十九中(1794)七月,终年84岁。

巧拒和珅

嵇璜是清代著名水利专家,书法也享有盛名。当时权臣和珅与嵇璜同朝,此人是满洲正旗人,钮祜禄氏,乾隆时由侍卫擢升户部侍郎,兼军机大臣,官到文华殿大学士,封一等功。任职期间,植党营私,招权纳贿,劣迹遍野。慑于他的权势,无人敢公开与他抗衡。和珅为表示爱慕嵇的书法,派人上门乞书。嵇璜本不愿为和珅作书,但不便回绝,遂苦心设计对付之。一日,嵇邀请翰林数人饮于厅堂。书童到席前禀报:“有请老爷,为和珅老爷作书的纸墨已准备好了。”嵇听了颇有难色,训斥说:“我正在宴请客人,怎离席作书呢?”客人齐声说:“我辈乐意观看大人的用笔,以求效法,从中教益。”于是,嵇璜说:“下官献丑了。”当着客人面挥毫书写起来。刚及半,书童又双手捧砚,不慎将墨汁泼到纸上。嵇璜投笔,大发雷霆,斥责书童,客人见状,劝其息怒,方止。翌日,嵇璜到和珅府谢罪,日:“徒败公佳纸。”其实,书童覆墨,是主人授意的,而请来的几位翰林,都是和珅门下,让他们耳闻目击,告之和珅,使其相信。这段鲜为人知的轶事,清李元度《国朝先正事略》有记载。

治水贡献

雍正八年(1730年)进士,嵇璜任翰林院编修。曾随其父习河工,帮办河务。乾隆九年(1744年)奉命视察河北、河南、山东等地治水工程。乾隆十八年(1753年),黄淮水涨,上宣防八事,提出固堤与宣泄相结合。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春,授江南河道副总督。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再度出任河东河道总督。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五月,为工部尚书。次年,任《四库全书》正总裁。乾隆四十四年(1770年)兼任翰林院掌院学士。累官至文渊阁大学士兼国史馆正总裁。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夏天,黄河青龙岗段决口,泛滥成灾,嵇璜提出让黄河重返山东故道的建议,未获准,咸丰五年(1855年)黄河自铜瓦厢决口,最后竟自行返山东故道。

嵇璜的重要成就和贡献在水利事业上。乾隆十八年(1735)10月,淮河、黄河同时洪水暴涨,嵇璜提出宣泄与筑堤相结合的防洪措施八条,重点是对徐淮地区作河身疏浚、提岸修补、设置堰闸以及清理河床等,嵇璜不仅在理论上作了阐述,而且还亲自参加建设。1744年,嵇璜他奉命视察河北、河南、山东等地治水工程,上疏革除夫头包揽工程的弊端,由官府直接招夫施工,按散工工价发给工钱被采纳施行。1753年,黄河在河南省阳武、江苏铜山决口,淮河亦在高邮一带泛滥,嵇璜上疏“宜防八事”,建议制平底方舟拖带大铁耙疏浚黄河河床,加紧修复加固关键地段的河堤闸门,常年储备筑堤材料,开挖有关河道,既重视堵防,又重视宣泄。奏疏被朝廷采纳,并被委派督办有关工程。乾隆二十二年(1757),苏北淮徐扬等地大水,当时嵇璜因母病在无锡,闻讯后立即上疏朝廷,请求采购小麦运至苏北平粜赈灾。1758年,嵇璜任江南河道副总河,提出疏浚淮、扬运河,开启芒稻河闸,使黄、淮两大河流入运河与高宝湖的水就近宣泄入江以防水患而利灌溉的建议,得到乾隆皇帝的同意。于是他立即规划兴办,是年秋水大涨,所建工程发挥了作用,湖、河安然无恙,嵇璜因功升礼部尚书。后历任东河河道总督、工部尚书、兵部尚书、《四库全书》正总裁、翰林院掌院学士、吏部尚书兼协办大学士、文渊阁大学士兼国史馆正总裁等职。备受乾隆恩宠,多次随从南巡。1781年,黄河决口,部分河水北流进山东黄河故道。嵇璜立即前往实地考察,提出让黄河北流重返山东故道以结束黄淮合流局面的建议。建议震动朝廷,多数官员反对而乾隆举棋不定,事遂延搁。1855年,黄河在河南兰考铜瓦厢大决口,自动回归山东故道,证实了嵇璜生前见解的正确,但几十万人民生命财产的惨重代价已付出。

文治成就

嵇璜多次随从帝南巡,乾隆常有诗歌赠答唱和。八十寿辰时,乾隆帝特制诗联相赠。与刘墉等奉敕撰《续通典》、《清朝通典》、《续通志》、《清朝通志》。又“精小楷,能于胡麻上作书”。作品有《治河年谱》传世。

相关报道

吴江发现嵇璜题匾

最近,在柳亚子纪念馆的杂物间里,我们发现了一块柏木,上面镶有金字。经仔细辨认,中间一字像是一个“福”的下半截。柳亚子纪念馆本是赐福堂主周元理的故居。传说周元理在第三厅“赐福堂”上一直悬挂着一组乾隆御赐“福”字的匾额,看来这就是赐福堂中的一块了。于是,我们继续搜索寻觅,又找到了两块涂有金字的柏木,将三块拼合起来,一看真是一块匾。

匾额宽280cm,高85cm,尽管朽烂,上面三个正楷金字“赐福堂”清晰可读,每字50cm见方,镏金厚度达0.5cm。可是,上下款和印章半数字迹模糊。我们小心翼翼地刷去灰尘,仔细辨识,右侧上款是“□□空燮堂大人”,左侧落款是“锡山弟嵇璜书”,款字均高5cm,宽4cm。落款后有阳文与阴文印章各一方,均为6cm见方,阳文“嵇璜之印”,阴文“黼庭”。

为了弄清匾额的来龙去脉,我们查阅了清代徐山民编撰的《黎里志》,决定走访知情者,寻找曾经在赐福堂居住过的老人。我们找到的第一个知情者是移居上海的周元理第十五代孙周珊生,她又介绍了她的母亲,即周元理第十四代孙媳年届82岁的倪一珍老太。第三个知情者是柳亚子当年老家人的儿子,年逾古稀的张志明老先生,1922年张跟随柳亚子一家移居赐福堂,他的房间就在赐福堂后厢房。

据三位知情人介绍,“赐福堂”匾额涉及到乾隆时代的三位人物,第一位是黎里镇有清一代“周陈李蒯汝陆徐蔡”之首的周元理,他是受匾者;第二位是无锡有名的书家嵇璜,他是赠匾者;第三位是乾隆皇帝,此匾“赐福”二字与他有关。

周元理(1706-1782),字秉中,匾中上款的“燮堂”则是他的号。周元理出身黎里镇,原籍浙江杭州,乾隆三年(1738)举人,初任河北蠡县知县,旋升天津知府,乾隆三十六年授山东巡抚,又任直隶总督,在任上,他疏浚天津永定河、子牙河,修筑津门五闸。乾隆四十五年晋升从一品,实授工部尚书。据周氏后裔倪一珍老太回忆,上款中的“□□空燮堂大人”,其中空缺的是“司空”二字。参阅《职官志》,我国西周开始有“司空”一官,春秋战国时沿置,专掌工程,后世用作工部尚书的别称。这与《黎里志》记载的周元理的职官相符。又据张志明先生介绍,“司空”之前的那个“□”是个“大”字。“大司空”,那是嵇璜对周元理的敬称。周元理为官一生,兢兢业业毫不懈怠。乾隆多次御赐上方珍物,并给予紫禁城骑马的殊荣。1781年,因年老多病而告老还乡,次年病逝。

嵇璜(1711-1794),字尚佐,匾上落款中的“黼庭”是他的另一个表字,晚号拙修,谥号文恭,江苏无锡人,所以在落款中有“锡山”字样。1730年登进士第,初授编修,当值南书房。1753年,黄淮并涨,嵇璜上书言事,提出治理事项,旋任南河副总河,任职期间,嵇璜力除积弊,疏理淮扬运河,整治黄河,裁减坝夫,种植堤柳,因功擢升文渊阁大学士加太子太保衔。稽璜少年时代就以文章书法名闻吴中,20岁中进士,书名更著。当时,众多大臣都以得到嵇璜墨宝为荣。周元理第十五代孙周珊生说,他们周氏祖上有这么一则传闻:权倾朝野的和王申就曾备好上等宣纸请嵇璜为他书写楹联,嵇璜厌恶和王申为人,决定设计拒绝。嵇璜拿了宣纸回到家,马上邀请了好几名翰林学士一起喝酒,这几名大多是和王申门下之士。正欢饮间,书僮彭寿前来禀告墨已磨好,嵇璜假意责怪书僮不懂礼节。客人问明缘故,一致说想趁机一观嵇大人书法门径。在众人的怂恿下,嵇璜当众泼墨挥毫,正写到得意处,书僮不小心竟打翻了墨汁,宣纸涂了一大片。嵇璜勃然大怒,厉声责骂。亏得众人相劝,才恨恨而罢。次日,嵇璜见到和王申,告诉他昨天没有写成,心情依然不佳。就这样,拖了下去,不了了之。对于清廉正直、忠于职守的周元理,嵇璜与他志趣相投,周元理告老回乡之后,嵇璜特地书写了“赐福堂”三字,制成匾额相赠。

嵇璜赠匾中的“赐福”一辞,自有来由。清代,迎神接福之风盛行于官中。每到新春佳节,乾隆皇帝就有“赐条福”的仪式,通常在乾清宫西暖阁升座,将爱臣宠臣有功之臣传入,“亲挥宸翰,书福龙笺”,然后赐予。据周氏后裔透露,周元理得到斗大的乾隆御赐“福”字共有13个。告老回乡之日,周元理合家北上京城,焚香鸣炮用官船恭迎御赐“福”字。沿途逢到大城市,需要歇息购物,周元理必先请御“福”上岸安顿,事毕,再鸣炮焚香跪拜接“福”。到达黎里之日,周宅张灯结彩,黎里万人空巷,比过年过节还热闹隆重。回乡后,周元理选出了九个御赐的“福”字制成九块匾额,加上嵇璜的“赐福堂”匾,一起悬挂在周家新建私邸的第三大厅。这座大厅就命名为“赐福堂”,乾隆的九个“福”再加嵇璜“赐福堂”中的一个“福”,共计10个“福”,故此厅又称“十福厅”。后来,周元理及其后人将新建的前后六进私邸称为“周赐福堂”,也简称“赐福堂”,这一直是周家的荣誉。传到周元理第十代孙,周氏家道中落。1898年,柳亚子跟随他的父亲租赁了周家旧宅“寿恩堂”,这是周元理任工部尚书之前所造,气势不够恢宏,后来,柳亚子南来北往的宾客特别多,旧宅显得过于狭窄,于是在1922年,柳亚子以三千大洋向周家后裔典租了赐福堂,双方做了一纸契约,十年为期,利息和房租两消,周家归还三千大洋,柳亚子则归还赐福堂。可是,衰落了的周家,拿不出钱来赎还这座曾经令他们周家感到无上荣誉的深宅大院,产权就转移到了柳亚子的名下。1950年,柳亚子把这座古建筑捐献给了人民政府,1987年,在赐福堂原址成立了柳亚子纪念馆。

现在经过修缮,前后六进赐福堂古建筑面貌依旧,是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第三进赐福堂那画栋雕梁上,当时悬挂匾额的铁钩尚存,可是,那乾隆御赐的“福”字匾额,文革后已经荡然无存。想不到嵇璜的“赐福堂”匾额,我们还能一窥真容。此匾尽管破损,还是能够看出嵇璜书体的神韵,雄迈清整,谨严凝重,那方正的结体和磅礴的气势,颇能让人联想到嵇璜和周元理二人的人品和操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