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人物 > 唐朝著名将领段秀实简介,段秀实是个怎样的人?
唐朝著名将领段秀实简介,段秀实是个怎样的人? 唐朝著名将领段秀实简介,段秀实是个怎样的人?
段秀实的基本资料
本名:段秀实
别称:段司农、段太尉、段忠烈
字号:字成公
所处时代:唐代
民族族群:汉族
出生时间:719年
去世时间:783年
主要作品:《禁兵寡弱疏》
主要成就:镇泾原三四年间,安定边境
籍贯:陇州汧阳
官职:检校礼部尚书、司农卿
封爵:张掖郡王
追赠:太尉
谥号:忠烈
典故:戴头来矣、击贼笏
  • 人物生平
  • 少以孝闻
  • 从军安西
  • 屡任判官
  • 协助马璘
  • 节度泾原
  • 被征入朝
  • 击贼而死
  • 身后褒奖
  • 轶事典故
  • 仁愧焦令谌
  • 节显治事堂
  • 勇服郭晞
  • 人物评价
  • 后世地位
  • 亲属成员
  • 曾祖
  • 祖父
  • 父亲
  • 女婿
  • 后代
  • 文献记载
  • 个人作品

唐朝著名将领段秀实简介,段秀实是个怎样的人?

段秀实(719年-783年),字成公。陇州汧阳(今陕西千阳)人 。唐代中叶名将。

段秀实幼读经史,稍长习武,言辞谦恭,朴实稳重。历任安西府别将、陇州大堆府果毅、绥德府折冲都尉。安史之乱后,授泾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四镇北庭行军及泾原郑颍节度使,总揽西北军政。在他任内,边患稍减,使百姓安居乐业。大历十四年(779年),加检校礼部尚书,封张掖郡王。不久因杨炎进谗贬司农卿,调回长安。

泾原兵变时,段秀实当庭勃然而起,以笏板击朱泚,旋即被杀。被赞叹道:“自古殁身以卫社稷者,无有如秀实之贤”。兴元元年(784年),追赠太尉,谥号“忠烈” 。元和四年(809年),与李晟配飨唐德宗庙廷。

人物生平

少以孝闻

段秀实本籍姑臧(治今甘肃武威市),因曾祖父段师濬出任陇州刺史,并留在陇州没有回家乡,于是变成汧阳人 。段秀实的祖父段达,曾任右卫中郎。他的父亲段行琛,曾任洮州司马,后因段秀实功被赠官扬州大都督。 

段秀实六岁时,母亲病重,他急得七天不吃不喝,等母亲病情好转才肯吃饭,当时人们称他为“孝童”。到他长大后,深沉忠厚,能做决断 ,慷慨激昂有救天下的志向。被推荐为明经,他的朋友轻视他,段秀实说:“搜章摘句,凭这本事不能为国立功。”就放弃了。 

从军安西

天宝四载(745年),安西节度使马灵察(《新唐书》作“马灵劫”)将段秀实录为别将,段秀实跟随马灵察征伐护蜜国有战功,被拜为安西府别将。 

天宝七载(748年),高仙芝接替马灵察成为安西节度使,段秀实转而跟随高仙芝。 

天宝十载(751年),高仙芝举兵包围怛逻斯,后来黑衣大食(即阿拔斯王朝)的援军前来救援,高仙芝的军队战败,军官们的心情都低落。夜里段秀实听到副将李嗣业的声音,因而大声斥责他说:“害怕敌人而逃跑,是不勇敢,为了自己脱险而让大家陷入危难,是不仁义。”李嗣业听到之后感觉到很惭愧,便与段秀实一起重整败军。唐军回安西后,李嗣业向高仙芝表示,希望任命段秀实为判官,高仙芝则任命他为陇州大堆府果毅。 

天宝十二载(753年),封常清接替高仙芝担任安西节度使,段秀实随封常清出征大勃律,进军贺萨劳城,一战而胜。封常清想要追赶逃跑的敌人,段秀实劝他说:“敌军出弱兵,是引诱我军,请吩咐部队去搜索山林。”果然发现敌人的伏兵,于是将其一举歼灭。此后,段秀实因战功改任绥德府折冲都尉。 

屡任判官

随从平乱

至德元载(756年)七月,唐肃宗李亨于灵武即位,征召安西节度使梁宰前往协助平定安史之乱,梁宰想逗留观望形势变化,李嗣业暗中答应了,段秀实对李嗣业说:“哪有天子告急,臣子不动,却相信流言的,难道您也这样想?”李嗣业于是求见梁宰,请求派兵,梁宰同意了。就派出了步骑兵五千人,由李嗣业率领奔赴朔方军,段秀实任其副手,屡立战功。后李嗣业任节度使,段秀实因父亲去世,悲痛守丧超出丧制。李嗣业已被任命为节制,思念段秀实像失去了左右手,上表请求征召段秀实复官,任命他为义王友,充任节度使判官。 

至德二载(757年),安庆绪奔逃到邺城,李嗣业与众将领率军围困他,将作战物资放在河内,李嗣业上表请任段秀实为怀州长史,暂时管理军州,并兼节度留守后方,负责提供后援粮草。当时军队疲劳,钱粮缺少,秀实接连不断地督运粮草,招兵买马,来充实前线军队。 

乾元二年(759年),各路军队在愁思岗激战,李嗣业中流箭阵亡,众将推举荔非元礼代管李嗣业的军队。段秀实听说此事后,立即写信给先锋将白孝德,让他派兵护送李嗣业的灵柩到河内,段秀实亲自与文武官员在县境迎接,并拿出全部私人钱财给李嗣业办丧事。荔非元礼推崇他的义气,便奏请朝廷任命他为光禄少卿,仍任节度使判官。 

宝应元年(762年),邙山战败,荔非元礼移驻翼城。不久后发生兵变,荔非元礼被部下杀死,将领大多数也被害,只有段秀实因为为人恩义诚信,被士兵们敬服,都在他的周围跪拜,不敢杀害他,将士们另外推举白孝德任节度使,人心稍稍安定。段秀实又升任光禄卿,任白孝德的判官。段秀实共辅佐三任节度使,愈加有名。 

稳定军纪

广德元年(763年),吐蕃占领长安,唐代宗李豫逃到陕西,段秀实劝白孝德带军去协助代宗,白孝德改任邠宁节度使,并奏任段秀实为太常卿、代理支度营田二副使。白孝德率军西进,驻军奉天(今乾县)。当时国家粮仓空虚,县府官吏不知道从哪里可以弄到粮草供应军队,于是都逃走了,军队就散开抢掠,白孝德制止不住。段秀实私下说:“如果任用我做军侯,哪能乱到这地步呢?”司马王稷报告了这事,于是命段秀实任都虞候,掌管奉天行营的军务,他号令严明,军中畏惧,军队地方都安宁了,代宗听说后很长时间赞叹不已。回师邠宁后,继续担任都虞候,被白孝德推荐任泾州刺史。 

协助马璘

大历元年(766年),马璘接替白孝德兼任邠宁节度使,马璘上奏请加封段秀实为开府仪同三司。他遇事常同段秀实商量。当时军中有一位能拉开二十四石弓的士兵犯了偷盗罪,马璘想赦免他,段秀实说:“将领有偏爱,法令就不一致,即使韩信白起再生,也不能治理好。”马璘认为他说得对,终于命令杀死了那人。马璘决定的事中有不合理的,段秀实一定坚持争辩,到马璘认错为止。 

大历三年(768年)十二月,马璘在泾州修筑城防时,段秀实任留后,马璘归来后,段秀实因勤恳被加封为御史中丞。马璘随即奉命移任泾州节度使,他的军队曾从西域四镇、北庭到中原勤王,在外地频繁调动,因辛苦导致很多人埋怨。刀斧将王童之见人心浮动,引诱他们叛乱。有人报告了这事,并且说:“应严加戒备,他们约定以打更鼓声为号。”段秀实就把打更人召来,假装因时间不准发怒,告诫他们说:“每到一更筹码到了,一定要来报告。”每次报告,都命令延长几刻时间,四更打完天就亮了。军中报时不一致,王童之的叛乱不能发动。第二天,报告人又说:“今天晚上将烧草料场,约定救火人一齐叛乱。”段秀实严加警备。半夜火里果然起火,段秀实就派人在军中下令说:“敢去救火的斩首!”王童之住在外边营地,请求进来救火,段秀实不答应。第二天,逮捕了王童之,连他的同党八人(《旧唐书》作十余人)一起斩首示众,下令说:“胆敢推迟迁移的人灭族!”部队于是迁到泾州。 

当时驻地的仓库储粮不多,外城没有居民,朝廷为此担心,便命令马璘管辖郑、颍两州来供应泾原军,命令段秀实任留后。军队不缺钱粮,两州因此太平。马璘嘉奖他的功绩,奏请朝廷任他为行军司马兼都知兵马使。 

大历八年(773年)十月二十二日,马璘在盐仓与吐蕃交战失败。他被敌军拦隔,到傍晚还没有回来,泾原兵马使焦令谌等人和败兵争相夺门入城。有人劝段秀实登城拒守,段秀实回答:“主帅不知在何处,当前的任务是攻击敌军,难道能苟且求生吗!”段秀实召见焦令谌等人,责备他们说:“按军法规定,失去大将,部下都得处死。各位忘掉了死吗!”焦令谌等人十分慌恐,跪拜在地,请求段秀实给他们下命令。段秀实于是派遣所有城中没有参加过战斗的士兵出城,在东原布阵,并收罗散兵游勇,摆出准备拼死作战的姿态。吐蕃很畏惧,逐渐退却。入夜,马璘才得以回城。 

大历十一年(776年),马璘病重,不能管事,便请段秀实代理节度副使兼任左厢兵马使。段秀实就命十将张羽飞任招召将,派兵警戒,以防意外。十二月十三日,马璘去世,军中数千人奔走号哭,节度府的门庭屏墙外一片哀哭声,段秀实都不让他们进去。他命令押牙马頔在里面办理丧事,李汉惠在外面接待宾客,马璘的妻妾子孙位居堂中,宗族父老位居庭内,高级将领位居堂前,衙内亲兵在营中哭泣,百姓分别在家守候。如果两个人在通衢要道偶然说话,就将他们抓住,囚禁起来;不是护送灵柩出丧的人不得远送。吊唁哭拜都有仪式和礼节,送丧远近都有规定,违者依军法处治。都虞候史廷干、兵马使崔珍、十将张景华图谋在治丧时作乱,段秀实知道后,奏报朝廷让史廷干入朝宿卫;崔珍移军驻守灵台,将张景华补任外职,不杀一人,节度军府安然无恙。 

节度泾原

大历十二年(777年)九月,段秀实被正式授任泾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四镇、北庭行军和泾、原、郑、颍节度使。 他在任三四年间,边患有所缓解。他为人简朴坦率和气,远近的人都称赞他。当时依照法律,官员身兼二职可拿两份俸禄,段秀实只拿一份。不是因公聚会,他不奏乐喝酒,家里没有乐妓和小妾,没有多余的财产,而他回到家里,只是安居静思而已。 

大历十三年(778年),段秀实回京城朝见代宗,在蓬莱殿回答代宗的提问。代宗问及安定边防的谋略,段秀实在地上画出地形图,分门别类、井井有条地回答,代宗高兴,慰劳赏赐他很丰厚,又赏赐他第一等的住宅,实封一百户,让他回到任所。 

同年九月二十七日,吐蕃一万骑兵从青石岭前来,进逼泾州。代宗命段秀实与郭子仪、朱泚共同抵御。 

被征入朝

大历十四年(779年),唐德宗李适即位,加封段秀实检校礼部尚书,封张掖郡王。 

建中元年(780年),宰相杨炎想实施元载过去的计划,修筑原州城,开挖陵阳渠,派宫中使者收集意见,于是问段秀实是否可行。段秀实认为春天不能征劳役,请求等待农闲。杨炎认为他反对自己的计划,就征召段秀实入朝任司农卿,夺去他的兵权,派邠宁节度使李怀光兼任泾原节度使,向西扩张。不久,刘闻喜叛乱,城也没能建。 

击贼而死

主词条:泾原兵变

建中四年(783年),泾原兵变,朱泚占据长安。朱泚因段秀实长期失去兵权,猜想他必定郁郁不乐,便派数十人骑马传召他。段秀实闭门拒绝来使,骑兵跳墙而入,用兵器劫持了他。段秀实估计自己不能幸免,便对子弟说:“国家蒙受灾难,我能够躲避到何处去!我自当为国家殉难,你们应去自求生路。”于是段秀实前往见朱泚。朱泚高兴地说:“段公一来,我的大事可望成功了。”朱泚请段秀实入坐,向他询问计谋,段秀实劝说他道:“您本来以忠义著称于天下,现在泾原军因犒劳赏赐不丰厚,骤然猖獗而起,致使圣上流离失所。若说犒劳赏赐不够丰厚,那是有关部门的过错,圣上哪里能够知道此事!您最好用这个道理开导将士,说明祸福,迎接圣上,再回宫中,这是没有比这更大的功劳了!”朱泚默不作声,心中不快,但认为段秀实与自己都是被朝廷所废黜的,所以还是推心置腹地委任他。左骁卫将军刘海宾、泾原都虞候何明礼、孔目官岐灵岳,都是段秀实平素所厚待的人,段秀实暗中与他们计议诛杀朱泚,迎接德宗。 

朱泚派泾原兵马使韩旻率精兵三千人,声称迎接德宗,实际上是袭击奉天。当时奉天的防守非常薄弱,段秀实对岐灵岳说:“事情危急了!”他让岐灵岳盗用姚令言的印符,命令韩旻暂且回军,与大队人马同时出发。由于姚令言的印信未能盗来,段秀实便倒用司农卿的印符,招募了擅长奔走的人去追赶韩旻。韩旻行至骆驿,得到印符便回军了。段秀实与共同策划的人们说:“韩旻一回来,我辈是要无一幸免的了。我自当直接与朱搏斗,将他杀死,若不能成功,便一死了之,终究不能作朱泚臣属的!”于是段秀实让刘海宾、何明礼暗中联络军中将士,准备使他们从外部响应。韩旻回军后,朱泚和姚令言极为震惊,岐灵岳独自承担罪名而死,没有牵连段秀实等人。 

不久,朱泚传召李忠臣、源休、姚令言及段秀实等人商议称帝事宜,段秀实猛然站起来,夺去源休的象牙朝笏,走上前去,往朱泚的脸上吐口水,大骂道:“狂妄的叛贼!我恨不能将你斩为万段,岂肯随从你造反呢!”于是用朝笏击打朱泚,朱泚举起手来抵挡,朝笏只击中了朱泚的额头,血花溅到地上。朱泚与段秀实呼喝着相互搏斗,他的侍从由于事出仓猝,惊慌不知如何是好。刘海宾不敢上前,乘着混乱逃走。李忠臣前去帮助朱泚,朱泚得以匍匐着脱身逃走。段秀实知道事情不能成功,便对朱泚的党羽说:“我不和你们一起造反,为什么不杀死我!”众人争着上前去杀段秀实,朱泚一手给自己止着血,一手制止众人说:“他是义士啊!不要杀他。”段秀实还是遇害,享年六十五岁,朱泚哭他甚是悲哀,以三品官的丧礼埋葬了他。 

德宗在奉天听到段秀实的死讯后,悔恨当初没有任用他,涕泪交流地哭了许久。 

段秀实曾认为皇帝的禁军又少又弱,不足以应付非常的事变,建议说:“古时天子号称战车万乘,诸侯千乘,大夫百乘,因为大能控制小、用十人能制服一人。现在外有不听朝廷使命的叛贼,内有抗拒皇命的臣子,而陛下的禁卫军太少,突然间有祸患,拿什么去对付呢?况且猛虎之所以使百兽畏惧,是因为有锋利的爪牙呀,如果去掉爪牙,那么猪狗牛马都敢与它作对。”但没有被采纳。等到泾原兵变,调神策军六支部队,没有一兵一卒来援的,段秀实守节不二,最终遇害,他的明察勇敢于此可见。 

身后褒奖

兴元元年(784年)二月,德宗下令追赠段秀实为太尉,谥号忠烈 。赏赐五百户的赋税,庄园、府第各一座。长子封三品官,其余的子嗣封五品官,都是正品官员。同年七月,德宗回到京城后,又下令祭祀段秀实,表彰门庭,亲自题写碑文。 八月,德宗下诏命主管官吏为段秀实树碑立庙。 自贞元(785年—805年)年间后历朝,但凡赦书节文褒奖忠烈,一定以段秀实为首。 

元和九年(814年),柳宗元贬居永州时,撰写了《段太尉逸事状》给当时在史馆任职的韩愈修史作参考。 

太和二年(828年),段秀实的儿子段伯伦为他建庙,唐文宗李昂下诏赐给仪仗队,又赐给国库的绫绢五百匹,用少牢的规格祭祀。 

段伯伦去世后,宰相李石请求文宗增加办丧事的财物衣衾,郑覃说:“自古以来的为国捐躯者,还没有谁比得上段秀实。”(《旧唐书》作李石上奏说:“段伯伦是段秀实的儿子。从古以来舍身保卫国家的,没人像段秀实这样杰出。” )唐文宗难受地说:“段伯伦应增加丧葬待遇。”于是停朝一天,以示对忠臣后代的敬意。 

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八月,宋真宗任用长孙无忌及段秀实等人的后代,授予他们官职。 

南宋文天祥作《正气歌》,颂扬了许多历史上仁人志士。其中“击贼笏”指的就是段秀实以笏击朱泚之事。

轶事典故

仁愧焦令谌

段秀实曾在泾州担任营田副使。泾州大将焦令谌掠夺他人土地,自己强占了几十顷,租给农民,说:“到谷子成熟时,一半归我。”这年大旱,田野寸草不生,农民将灾情报告焦令谌。焦令谌说:“我只知道收入的数量,不知道旱不旱。”催逼更急,农民自己将要饿死,没有谷子偿还,只得去求告段秀实。段秀实写了份判决书,口气十分温和,派人求见并通知焦令谌。焦令谌大怒,叫来农民,说:“我怕姓段的吗?你怎敢去说我的坏话!”他把判决书铺在农民背上,用粗棍子重打二十下,打得奄奄一息,扛到段秀实府上。段秀实大哭道:“是我害苦了你!”马上自己动手取水洗去农民身上的血迹,撕下自己的衣服为他包扎伤口,亲自为他敷上良药,早晚自己先喂农民,然后自己再吃饭。并把自己骑的马卖掉,换来谷子代农民偿还,还叫农民不要让焦令谌知道。驻扎在邠州的淮西军主帅尹少荣是个刚直的人,他来求见焦令谌,大骂道:“你还是人吗?泾州赤地千里,百姓将要饿死;而你却一定要得到谷子,又用粗棍子重打无罪的人。段公是位有仁义讲信用的长者,你却不知敬重。现在段公只有一匹马,贱卖以后换成谷子交给你,你居然收下不知羞耻。大凡一个人不顾天灾、冒犯长者、重打无罪的人,又收下仁者的谷子,使主人出门没有马,你将怎样上对天、下对地,难道不为作为奴仆的而感到羞愧吗!”焦令谌虽然强横,但听了这番话后,却大为惭愧乃至流汗,不能进食,说道:“我以后没有脸可以去见段公了!”不消一晚,就自恨而死。 

节显治事堂

段秀实从泾州任上被征召入朝时,告戒自己的家属:“经过岐州时,朱泚可能会赠送钱物,千万不要收下。”后来过歧州,朱泚执意要赠送三百匹大绫,段秀实的女婿韦晤坚决拒收,朱泚还是不同意。到了京城,段秀实发怒说:“竟然不听我的话!”韦晤谢罪说:“我地位卑贱,无法拒绝呀。”段秀实说:“但终究不能把大绫放在我家里。”就把它送往司农的办公处,安放在屋梁上。段秀实遇害后,司农寺官吏把他拒受绫的事告诉朱泚,朱泚将大厅房梁上的绫取下一看,原先包装的标记都在,三百匹大绫原封未动。 

勇服郭晞

段秀实任泾州刺史时,郭子仪时任天下兵马副元帅,权倾朝野。其子郭晞,为检校尚书、领行营节度使,屯兵彬州(今陕西彬县)。郭晞部军纪低落,士兵随意抢夺财物、捣毁器物、撞杀孕妇。白孝德碍于郭子仪权位,且为其部下,不敢弹劾。段秀实对此非常不满,主动找到白孝德,请求担任都虞侯,以制不法。白孝德答应他的请求。不久,郭晞部下十七名士兵到市场取酒,杀死了酒翁,破坏酿酒器具。段秀实下令逮捕他们,并斩首示众。百姓无不称快。郭晞军中知后,大为震动,悉数披上铠甲,准备发动兵变。段秀实从容不迫,解下佩刀,命跛脚老卒牵马,亲去郭晞营中处理此事。 

段秀实来到郭晞营前,士兵披甲执锐涌出。段秀实笑道:“杀一老卒,何需这么多甲兵?我戴着我的头来了。”众士兵见状,都大惊。段秀实乘机劝说道:“郭尚书难道对不起你们吗?副元帅难道对不起你们吗?为什么要用暴乱来败坏郭家的名声?替我告诉郭尚书,请他出来听我说话。”郭晞出,段秀实说道:“副元帅功勋盖世,当善始善终。今天,阁下却放纵手下,恣意作恶。这样做,势必引起混乱,影响国家安定。皇上追究下来,将罪及副元帅。乱皆起因于阁下。人们会说,阁下依仗副元帅,不守法。这样,令尊大人的一世英名将毁于一旦,恐祸将至。”郭晞听后谢罪:“承蒙您用大道理开导我,对我的恩情很大,我愿意率领部下听从您。即令左右解甲归营,乱来者死。段秀实为了考验他,留下来吃饭,过夜。郭晞怕出意外,一直陪在段的身边。次日早晨,二人到白孝德处,郭晞谢罪,请改过。彬州从此无祸。 

人物评价

尹少荣:段公,仁信大人。 

朱泚:①段公来,吾事济矣。②义士也,勿杀。 

李适:①操行岳立,忠厚精至,义形于色,勇必有仁。顷者尝镇泾原,克著威惠,叛卒知训,咨尔以诚。贼泚藏奸,欺尔以诈。守人臣之大节,见元恶之深情,端委国门,挺身白刃。誓碎凶渠之首,以敌君父之仇,视死如归,履虎致咥。 ②授乎贞烈,激其颓风,苍黄之中,密蕴雄断。将纾国难,诡收寇兵,挠其凶谋,果集吾事。挺身径进,奋击渠魁,英名凛然,振迈千古。 ③浩浩上天,四序唯均。气或堙郁,过为灾氛。否不可终,必复元亨。洗以膏雨,播之祥云。济济蒸人,五常是则,时或迍难,乃生凶慝。乱必有定,允归皇极。极以茂勋,辅之明德。勋德克崇,慈惟段公,实天降灵,宁保朕躬。日月蔽亏,宇宙昏蒙,冏然明识,独誓深忠。豺狼为群,<犭斤>(阙)逞志,咆哮奔突,乘我未备。公飞尺符,横制丑类,变化若神,邦家不坠。元恶大憝,诱奸作狂,窃器僣名,反易天常。公独挺身,奋击暴强,烈烈英武,殁而弥彰。义振名教,功存社稷,赠极上台,赏延真食。省咎祗畏,怀贤悯恻,刻铭丰碑,昭示万国。 

李纯:气全刚柔,节固金石,凶渠僭逆,潜蹶根萌。矫命还师,衷刃决死,纾阽危於怵迫,挫狂狡之奸谋。并(段秀实等三人)材为时生,用当国否,感云龙而应变,炳辰象以降灵。光复寰区,振扬风概,勋庸藏於盟府,宠饰备於前朝。光阴不追,盛烈如在。 

李昂:秀实忠卫宗社,功配庙食,义风所激,千载凛然,间代勋力,须异等夷。 

李石:自古殁身以卫社稷者,无如秀实之贤。 

郑覃:自古杀身利社稷,未有如秀实者。 

柳宗元:①太尉大节,古固无有。然人以为偶一奋,遂名无穷,今大不然。太尉自有难在军中,其处心未尝亏侧,其莅事无不可纪,会在下名未达,以故不闻,非直以一时取芴为谅也。 ②今之称太尉大节者出入,以为武人一时奋不虑死,以取名天下,不知太尉之所立如是。宗元尝出入岐周邠斄间,过真定,北上马岭,历亭障堡戍,窃好问老校退卒,能言其事。太尉为人姁姁,常低首拱手行步,言气卑弱,未尝以色待物;人视之,儒者也。遇不可,必达其志,决非偶然者。 

权德舆:自马司徒璘、段太尉秀实之以威望德声,怀宁边部,其後祸(阙)师老,疆场萧然,或依违选懦,日阕而已。昆夷游骑,时及我郛,西门不启,南亩益蹙。 

殷亮:昨段秀实奋身击泚首,今颜真卿伏缢烈庭,皆启明君臣,发挥教训,近冠青史,远绍前贤。 

裴敬:以忠烈称者,颜鲁公、段太尉。 

赵元一:昔臧氏劝事君之节,空传其名,不睹其人。千载之后,见乎段君,代有之矣。伯仁抗节,钟雅咄嗟,有是哉!《诗》云: “淑人君子,其德不回。”其段公之谓乎! 

刘昫:①国,是武之英也;苟无杨炎弄权,若任之为将,遂展其才,岂有朱泚之祸焉!如清臣富于学,守其正,全其节,昌文之杰也;苟无卢杞恶直,若任之为相,遂行其道,岂有希烈之叛焉!夫国得贤则安,失贤则危。德宗内信奸邪,外斥良善,几致危亡,宜哉。噫,‘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二君守道殁身,为时垂训,希代之士也,光文武之道焉。 ②自古皆死,得正为顺。二公云亡,万代垂训。 ③即如安金藏剖腹以明皇嗣,段秀实挺笏而击元凶,张巡、姚摐之守城,杲卿、真卿之骂贼,又愈于金藏。 

洪迈:安禄山、朱泚之变,陈希烈、张均、张垍、乔琳,李忠臣,皆以宰相世臣,为之丞弼;而甄济、权皋、刘海宾,段秀实,或以幕府小吏,或以废斥列卿,捐身立节,名震海内。 

脱脱:又诏前代功臣、烈士,详其勋业优劣以闻。有司言:‘齐孙膑、晏婴,晋程婴、公孙杵臼,燕乐毅,汉曹参陈平、韩信、周亚夫卫青霍去病霍光,蜀昭烈帝、关羽张飞、诸葛亮、唐房玄龄、长孙无忌、魏征、李靖、李勣、尉迟恭、浑瑊、段秀实等,皆勋德高迈,为当时之冠。’ 

宋祁:唐人柳宗元称:‘世言段太尉,大抵以为武人,一时奋不虑死以取名,非也。太尉为人姁姁,常低首拱手行步,言气卑弱,未尝以色待物;人视之,儒者也。遇不可,必达其志,决非偶然者。’宗元不妄许人,谅其然邪,非孔子所谓仁者必有勇乎?当禄山反,哮噬无前,鲁公独以乌合婴其锋,功虽不成,其志有足称者。晚节偃蹇,为奸臣所挤,见殒贼手。毅然之气,折而不沮,可谓忠矣。详观二子行事,当时亦不能尽信于君,及临大节,蹈之无贰色,何耶?彼忠臣谊士,宁以未见信望于人,要返诸己得其正,而后慊于中而行之也。呜呼,虽千五百岁,其英烈言言,如严霜烈日,可畏而仰哉! 

司马光:秀实军令简约,有威惠,奉身清俭,室无姬妾,非公会,未尝饮酒听乐。 

文天祥: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 

胡三省:自高仙芝丧师于大食,段秀实始见于史,其后责李嗣业不赴难,滏水之溃,保河清以济归师,在邠州诛郭晞暴横之卒,与马璘议论不阿,及治丧,曲防周虑,以安军府,最后笏击朱泚,以身殉国,其事业风节,卓然表出于唐诸将中。 

王夫之:①段司农自结发从军以来,其光昭之大节,在军中而军中重,在朝廷而朝廷重,夫岂一旦一夕之能然哉! ②萧、曹、房、杜之治也;刘向、朱云、李固、杜乔、张九龄、陆贽之贞也;孔融、王经、段秀实之烈也;反此而为权奸、为宦寺、为外戚、为佞幸、为掊克之恶以败亡人国家也;汉文、景、光武、唐太宗之安定天下也;其后世之骄奢淫泆自贻败亡也:汉高之兴,项羽之亡,八王之乱,李、郭之功;史已详纪之,匹夫匹妇闻而与知之。 

蔡世远:抗节不屈,则张、许、段、颜、文信国、余阙最烈。 

陈宏谋:唐自中叶以后,方镇皆选列校以掌牙兵。是时四方豪杰,不能以科举自达者,皆争为之。往往积功以取旄钺。虽老奸巨盗,或出其中。而名卿贤将,如高仙芝、封常清、李光弼、来瑱、李抱玉、段秀实之流,所得亦已多矣。 

赵翼:颜常山、张睢阳、段太尉辈,一代不过数人也。 

蔡东藩:①拚生一击报君恩,死后千秋大节存。试览《唐书》二百卷,段颜同传表忠魂。 ② 颜真卿奉敕宣慰,不受李希烈胁迫,且累叱四国使臣,直声义问,足传千古。至朱泚窃据京城,复有段秀实之密谋诛逆,奋身击笏,事虽不成,忠鲜与比。唐室不谓无人,误在德宗之信用奸佞,疏斥忠良耳......陆氏之计不行,复发泾原兵以救襄城,卒致援兵五千,呼噪京阙,令言非贼而成贼,朱泚不乱而致乱,奉天之袭,微段秀实之诈符召还,恐德宗之奔命,亦不及矣。秀实有志除奸,而力不从心,为国死义,德宗不德,徒令忠臣义士,刎颈捐躯,可胜叹乎!故本回可称为颜段合传,其余皆主中宾也。 

后世地位

唐宪宗元和四年(809年),段秀实与李晟一同配飨唐德宗庙廷。 

北宋乾德(963年—968年)初年,经有司奏闻,宋太祖赵匡胤下诏为包括为段秀实在内的前代功臣、烈士二十四人等置守冢三户。 

亲属成员

曾祖

段师濬,曾任陇州刺史。  

祖父

段达,曾任右卫中郎。  

父亲

段行琛,曾任洮州司马,后因段秀实功被赠官扬州大都督。  

女婿

韦晤,曾拒绝朱泚赠给段秀实家的礼物。 

后代

段伯伦,官至太仆卿。 

段嶷,以郑滑节度使入朝任右金吾卫大将军,封西平郡公。甘露之变后,被免死贬为循州司马。 

段文楚,咸通(860年—874年)末年任云州防御使。为李克用所杀。 

段珂,唐僖宗时居颍州。黄巢起义时助颍州刺史抵御黄巢军,被授任州司马。 

    文献记载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八·列传第七十八》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三·列传第七十八》 

    《段秀实别传》

    《资治通鉴》

    《智囊全集》

    《唐史演义》

    个人作品

    《全唐文》有一篇《禁兵寡弱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