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百科 > 正义的代价:古代儿子与小妾私通后谁最倒霉?

正义的代价:古代儿子与小妾私通后谁最倒霉?

历史百科 ]  时间:2017-01-09  

人在年轻的时候,愿意捍卫自己价值观中认为重要的东西,愿意捍卫正义,即使面临危险。但是,很多时候,他们往往不知道有多危险。北魏时,国家内乱,分裂成了东魏和西魏两个。东魏的权臣高欢任丞相,封渤海王。和曹操类似,他主持着国内很多重要工作,还要经常带兵出征。出征期间,家里就由他的妻子娄昭君和世子也就是法定王位继承人高澄主持。世子高澄,当时十四岁。在他不在家期间,他的世子高澄,和他的一个妾郑氏发生了关系。这种有违伦理而又有违道德的事情,激发了家里一个婢女的义愤。这个在史书上没有留下名姓的婢女,等高欢回来后向高欢检举了这起通奸案,并且找来了两个同样有正义感的小姐妹作证。高欢得知,大怒若狂,打了高澄一百军棍,将他关了起来。因为娄昭君作为母亲管教失责,他连娄昭君也不见了,并郑重考虑更换世子。算是正义得到伸张吧——在那个年代,这是很重大的道德问题,很高的正义。几个小婢女在为自己自豪的同时,完全没想到她们将面临什么。

王侯家的家事不仅仅是私事,它还关系到和谐和稳定。很快有人出面干涉此事了。尚书左仆射司马子如接到秘密通报,迅速来到高家,与高欢密谈,说了长长的一番话:“我家也有这样的事情,这种丑事只能遮掩,怎么能宣扬?王妃跟你是结发夫妻,当年用娘家的钱供养你;你被处罚她为你日夜照料,你贫贱时她陪你东奔西走,烧马粪给你煮饭,还亲手给你做鞋子,这种恩义怎么能忘?现在你的女儿是皇妃,你的儿子继承大统,王妃的弟弟娄昭为你建功立业。一个女人不过是一根小草罢了,不值得珍惜。再说,婢女的话,不要相信。”司马子如的话虽然又动情又讲理,充满了冠冕堂皇的说辞,但说白了其实就是一句:高家目前是一个显赫而又紧密的利益团体,这个团体内部的和谐稳定与外部的光荣伟大不容破坏。

就这样,一个小小的不和谐因素,被果断地处置掉了。高欢委托司马子如重新处理这件事情,司马子如先是探望高澄,对他说:“大丈夫为什么害怕权威,自己诬陷自己?!”在此暗示下高澄推翻了全部口供,称通奸一事纯属诬告,他是因为害怕父亲生气才自诬。司马子如随后分别秘密提审了三个婢女,其中作证的两个,被迫发誓她们做的是伪证。而举报的那一个,不知道是因为坚持己见不肯合作,还是因司马子如怕留下后患,被迫上吊而死,工作组随即宣布她是畏罪自杀。经过一番工作,司马子如提交了一份新的调查报告,称全部事件都是捏造,高欢闻知立刻喜笑颜开。

最感人的一幕发生在后面。高欢传见“被冤枉了”的世子高澄和王妃娄昭君,娄昭君远远望见高欢,马上跪下,走一步叩一头,而高澄也跪爬着一直走到高欢近前。父子夫妻拥抱在一起,哭泣道歉,全家前嫌尽释,云开雾散,重新成为和谐稳固的美好家庭。当晚,高欢设宴款待司马子如,赠送他大量黄金,感动地说:“成全我们全家的,是司马子如啊!”

一桩家丑以如此皆大欢喜的结局收尾,没人再去惋惜那个死去的婢女。这个“不识大体不顾大局”的婢女,不知道“原则”这件事在不同的情况下、在不同的利益前,有不同的解释,不知道道德是包装出来的,而不是坚守出来的,所以她死了,她死得其所。其他两个婢女不知会有怎样的结局,如果她们幸运没有被最终灭口,她们想必从此事学到了教训:外表光鲜的豪门,里面烂成什么样是没有关系的,撕掉光鲜外表才是罪大恶极。终她们此生,一定不敢再说皇帝没穿衣服了。郑氏不知道后来如何了,她被包装成了被诬告的无辜者,但实际如何里面人都知道。我想,她的余生恐怕会很凄凉——这是无数豪门中共有的故事。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