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百科 > 按月通经陈妈妈 揭秘:古代女子月事前后私密

按月通经陈妈妈 揭秘:古代女子月事前后私密

历史百科 ]  时间:2020-03-12  

连稍有点钱的官宦人家,都打听怎么用红铅来做春药,便知道取用红铅以入春药在那个时代的流行了。

成书于春秋战国时代的《黄帝内经》就已经提到了月经,称之为月事。那时医学界已观察到,女人下体每月会规律性地出血,就像月亮定期有盈亏,因此称其为月经或月信。“经”和“信”的意思都有按时、有规律的意思。

按月通经陈妈妈  揭秘:古代女子月事前后私密

《黄帝内经》还讨论了女人的第一次月经,因为直接说出女人的隐秘很不礼貌,所以说“女子十四而天癸至”。因为月经是成形了的水,同时女子属阴,所以称为“天癸”。

女子在月经初潮时,由于无知而产生恐惧感,或受周围人们看法的影响,对女性特有的这一生理现象产生不洁、厌恶一类的负面感觉。再加上男性觉得流血不祥,慢慢地月经也就形成一种禁忌。因此《礼记》有不可在月经来潮时行房的“月辰避夕”的观念。《玉房秘诀》中也有“月经之子兵亡”的话。即便到了现代,女人们还把月经称为“大姨妈”或者“倒霉”。毕竟,月经总会给女人带来一些尴尬和麻烦。

对于欲望旺盛的男人来说,伴侣来了月经更是一个很沉重很沉重的打击,比如冯梦龙收集的一首民谣《身上来》就提示了经期不能做爱:“年当悔,月当灾,撞着了情郎正遇巧身上来。郎做了巡检司门前个朱红棍,姐做了池里鲜鱼穿子腮。”

直至现代,我国的一些农村中还认为如果在女方“见红”时过夫妻性生活,就要“倒大霉”。不过,现代医学也证实,女方月经期间不过夫妻生活对女方健康有好处。所以这一女性歧视倒是默默无闻地保护了女性几千年。

有月经自然要想办法对付,在未发明造纸术之前,女性采用的是将草木灰装进小布条里,两头用细线系在腰间,成了所谓的卫生带。不过旧时的集市上很少有卖卫生带的,就是有,也只是货郎或一些胭脂水粉店才有卖。所以基本上女性使用的卫生带都是自己制作的。发明纸张后,草纸等容易吸收水分的东西便派上了用场。

按月通经陈妈妈  揭秘:古代女子月事前后私密

汤显祖的《牡丹亭》中,有一幕很有趣的对话,写杜丽娘的老师陈最良为她看病时,最后引出了侍婢说了一句:“做的按月通经陈妈妈。” 这里的“陈妈妈”是句双关语,“按月通经”,即指月经,“陈妈妈”则是古代妇女拭秽处以自洁之巾,广义甚至可作女性生理用具的统称。如明冯梦龙《又雄记·胡船透信》上说:“还有两顶巾儿也没了,做陈妈妈用了。”而《醒世姻缘传》则说:“又将那第三个抽斗扭开……又有两三根‘广东人事’,两块‘陈妈妈’,一个白绫合包。”

陈妈妈另有一名又叫“陈姥姥”。《续古存说》就解释说“陈姥姥”乃是巾帕的别名。“陈姥姥”不但适用于月事,而且兼用于“拭物”(其实是拭私处),古人在注释“帨”字就说:“妇人拭物之巾,尝以自洁之用也。古者女子嫁,则母结帨而戒之,而呼其名曰陈姥姥。”总之不管是“陈姥姥”还是“陈妈妈”,卫生带这种东西古已有之。

值得一提的是,古代的中医有一味药物叫做红铅,就是以初潮之月经,干燥后取其粉末而入药。明世宗嘉靖在方士的指导下,服食“红铅”最久,为收集少女经血炼制这种“不死药”,从民间大量征召少女入宫。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冬,从京师地区采选8~14岁少女300人入宫;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九月,又采选10岁以下的少女160人。两个月后又从湖广、承天府选民女20人。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正月,又选录宫女300人。

著名诗家王世贞便有诗云:

两角鸦青双结红,灵犀一点未曾通。

只缘身作延年药,憔悴春风雨露中。

关于红铅的功效,明代医家各有争议。正方认为此为“接命上品之药”。如明代在《摄生众妙方》中记载“红铅接命神方”,上面说:“月潮首行者为最,次二、次三者为中,次四、五为下,然也可用……此药一年进二三次,或三五年又进二三次,立见气力焕发,精神异常。草木之药千百服,不如此药一二服也。”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