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百科 > 揭秘:历史上的哪一位皇帝曾向臣子借过“种”?

揭秘:历史上的哪一位皇帝曾向臣子借过“种”?

历史百科 ]  时间:2016-10-28  

  自己生不出儿子,便派老婆去别处借种,这是宋明帝刘彧即位前做出的荒唐无奈之举。在科技发达的现代,“借种”可以通过人工受精,可以避免男女接触;然而,在一千五百年前的南北朝时期,刘彧也只能让心爱的女人亲临战场,与别的男人肉搏一番了。在正史记载中,曾经亲自策划“借种”生子的皇帝,唯有刘彧一人。

  刘彧(439—472),字休炳,宋文帝刘义隆第十一子,元嘉二十九年封湘东王。刘宋皇帝是一代不如一代,政治上如此,生育上也是如此。别看刘义隆生了十九个儿子,可到了刘彧这儿,机器就不怎么好使了。刘彧尽管姬妾成群,纵欲无度,但除了原配王氏生下两个女儿外,其他姬妾毫无怀孕的迹象,更不用说生子了。刘彧“好读书,爱文义”,深受儒家思想熏陶,始终被“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观念所折磨。到了大明六年,刘彧再也沉不住气了,为了后继有人,刘彧便和爱妃陈妙登联手上演了一出“借种”的闹剧。

2.png

  但凡“借种”,既属隐私,也有风险,必须要认真筛选,不是随便找个男人就行。深思熟虑之后,刘彧看中了心腹李道儿。刘彧之所以选择李道儿“借种”,笔者认为主要有三个原因。其一,李道儿“本为湘东王师,稍至湘东国学官令”(《宋书》),有文化,有学历,能保证后代的高素质、高智商;其二,李道儿与刘彧既是师生,又是君臣,私人关系非常好,“借种”一事的保密工作无需担忧;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李道儿有“一妻一室,岁各生一,已有十男”,被刘彧戏称为“箭无虚发”(《南史演义》),生男孩的几率非常高。

  目标虽然锁定,但如何做到既顺理成章,又能掩人耳目,这是个问题。怎么着,刘彧也是堂堂一个王爷,位高权重,关注率高,一举一动都必须注意影响,更何况像“借种”这样见不得人的事了。刘彧是如何实施“借种”计划的?《宋书》称陈妙登“始有宠,一年许衰歇,以乞李道儿”,意思是陈妙登主动向刘彧提出转嫁给李道儿。这样的说法,打死也不能让人信服。司马光显然看出了其中的端倪,于是在《资治通鉴》中一语道破天机:“初,太宗(按:刘彧)尝以陈太妃(按:陈妙登)赐嬖人李道儿,已复迎还,生帝(按:刘昱)”。

  关于刘彧“借种”一事,《南史演义》讲述得更精彩:“……及夜,与陈妃同寝,呼其小字曰:‘妙登,今夜一叙,明日将以卿赐李道儿,卿愿否?’妃大惊曰:‘安虽微贱,曾与陛下接体,奈何赐以与人?’帝曰:‘无碍,不过借汝腹去度种耳,有孕便召卿归也。’妃曰:‘妾一失节,何颜再事陛下?’帝曰:‘宗嗣事大,失节事小,卿莫以是为嫌。’妃暗暗领命。明日,帝佯怒妃,责以失旨,命赐道儿。道儿入谢,嘱之曰:‘有孕便来报朕也。’于是道儿为之尽力。未几果有孕,帝便迎之还内,生苍梧王昱,立为太子。……”

  演义这东西,七分实,三分虚,但刘彧为了生子而出此下策还是可信的。“借种”的事,刘彧自认为做得机密,但仍有些蛛丝马迹被收录于史。如《南史》和《魏书》虽然误记了陈妙登的来历,称陈妙登是李道儿的小妾,但对刘彧“纳之”后生下刘昱,却言之凿凿。再者,刘昱长大后,“每自称李将军,或自谓李统”(《宋书》),或“每自称李将军,或自名为李统”(《魏书》)。可见,刘昱确系刘彧当年从李道儿那里借来的种。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称“帝(按:刘昱)每微行,自称刘统,或称李将军”,显然是为刘彧留了些许面子。

  景和元年十二月,刘彧即位,即宋明帝。泰始二年,刘彧立刘昱为皇太子,提拔李道儿为给事中。刘彧觉得一个儿子不过瘾,又怕刘昱夭折,便想出了一个更为荒唐的主意,派人秘密察访诸王的姬妾中有没有孕妇,有的话就将孕妇弄进宫里,等到孕妇生下的是男孩就杀了母亲留下孩子,另让自己的宠姬充当孩子的母亲。对此,《魏书》记载“彧晚年痿疾,不能内御,诸弟姬人有怀孕者,辄取以入宫,及生男,皆杀其母而与其宫人所爱者养之。”当了皇帝后,刘彧的“借种”工程从起初的偷偷摸摸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