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晋朝 > 顽童白痴司马衷,遭妒妇贾南风干政,引发八王之乱

顽童白痴司马衷,遭妒妇贾南风干政,引发八王之乱

晋朝 ]  时间:2016-06-16  

中国古代的皇位继承制度,是立嫡以长不以贤。只要是嫡长子,即便是顽童白痴,也可以接班当皇帝。晋惠帝司马衷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司马衷

一、白痴登基外戚专权

司马衷是晋武帝司马炎的第二个儿子,由于老大司马轨两岁夭亡,他成了实际上的长子。

司马衷9岁时被立为皇太子。爱子心切的武帝特地请了敢于弹劾贪官污吏,被视为直臣的李熹来当太子太傅,指望严师出高徒,能把太子培养成才。谁知司马衷天生是个白痴,呆傻愚钝,不堪造就。例如,他常听大臣们争论“为公”“为私”,不明就里,有一次,他在皇家花园中玩,听到蛤蟆叫,就问左右:“它是为官家叫,还是为私家叫?”对于这种令人啼笑皆非的问题,侍从们早已司空见惯,知道如何糊弄他,当下有人便熟练地回答:“在官地里叫的是为官,在私家地里叫的是为私。”白痴听了很满意。又有一次,听说许多地方百姓因饥荒而饿死,他觉得不可理解,说:“为什么不吃肉糜(肉粥)?”诸如此类的笑话,实在是太多了。

太子的德性,武帝当然也有所耳闻,这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武帝决定对太子进行一次测试。这一天,他将东宫官吏全部召来,设宴招待,然后将尚书省的疑难问题写在纸上,命中使张泓送交太子,并且立等回复。张泓先将题送到了太子妃处,太子妃贾氏看了张泓手里的题,略一皱眉后说:“你就代太子好好起草作答,将来和你共享富贵。”张泓向来有点小文才,一会儿便将草稿拟好,再由太子抄写一遍,拿回去交差。武帝见答案写得头头是道,非常高兴,马上递给群臣看。群臣趁机奉承皇上,异口同声地三呼万岁,表示庆贺太子成才。经过这次测试后,武帝心情大有好转,越看越觉得太子真是天天都有进步。

过了些日子,武帝在太子的长子身上,又看到了新的希望。说起来,这个孙子也算是白捡来的。当初,武帝怕太子年幼,不懂房帷之事,便把自己亲幸过的后宫才人谢玖派去东宫侍寝,没想到居然有了身孕,后因贾妃妒忌,谢玖回了西宫,在那儿生下一子,取名司马遹。一直长到三四岁,司马衷还不知道有这么个儿子。后来。司马衷去朝见父皇,碰上司马遹正和其他孩子在一起玩,武帝才告诉他:“这是你的儿子。”司马遹和他的白痴父亲完全不同,十分聪明智慧,武帝特别喜欢,经常让他跟在身边。有一次,宫中夜间失火,武帝登楼观望,刚刚5岁的司马遹居然拉着武帝的衣襟要他进屋去,武帝奇怪,问他为什么?遹说:“夜间发生突然事故,应该防备有非常事件,不能让火光照见人君。”武帝见他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见识,不禁大为惊奇。又有一次,司马遹跟着武帝去观看猪圈,对武帝说:“猪很肥了,为什么不杀了拿来犒赏将士,还留着浪费粮食?”武帝立即下令将猪宰了,他拍拍司马遹的后背,对身边的人说:“这孩子将来一定能振兴我家。”武帝甚至还在群臣面前,将他比作司马懿。就这样,武帝觉得儿子虽然不理想,可孙子大有希望,因此,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仍让白痴司马衷当太子,作为法定的继承人。

武帝是个好色之徒,越到晚年越是恣意声色。结果,太康十年(公元289年)十一月,这个54岁的皇帝便因纵欲过度而病倒。因此,他加紧安排后事:用王佑之谋,以太子同母弟司马柬为秦王,出镇关中,司马祎为楚王,出镇荆州,司马允为淮南王,出镇扬州,三人分别拥重兵镇守要害之地,以为藩卫。由于晚年政事大都委于外戚杨骏,武帝又怕日后杨氏势力太大,威逼天子,便让王佑当了北军中侯,典掌禁兵。又听星相家说广陵(今江苏扬州)有天子气,便封了皇孙司马遹为广陵王,食邑多达5万户,还精心挑选了刘寔等人为其师友,辅佐这位希望之星。

第二年(公元290年)四月,武帝驾崩。当天,32岁的太子,白痴司马衷即位登基,称为晋惠帝,改元永熙。

武帝在世时,皇后娘家杨氏权势很大,武帝死后,杨后成为皇太后,由于惠帝无能,杨氏家族更加尊贵起来。

杨皇后的父亲有三个兄弟,杨骏是老大,论名望、才能和器量,比不上老二杨珧和老三杨济,论野心,却数他最大。女儿一进宫,他便交了好运,从小小的将军府司马一下升为镇军将军。女儿立为皇后,他又迁为车骑将军,封了临晋侯,成为朝中要员。对于这位外戚的扶摇直上,许多人深感不安。有些人私下议论说:“封建诸侯,是为了藩卫王室。皇后的父亲一封侯便以临晋为名,这可不吉利,恐怕是天下大乱的征兆。”有些人则提醒武帝:“杨骏器量很小,不可委以社稷重任。”武帝都不加理睬,反而越来越加以重用。

杨氏三兄弟开始在朝用事,拉关系,走后门,朝廷内外,到处伸手,排斥忠直旧臣,任用阿附新贵,营私弄权,无所不为。天下之人,无不知道“三杨”乃当朝权臣。尚书仆射山涛是个分管选官工作十几年的老臣,多次劝武帝注意这个问题,武帝虽然明白他的好意,却并不采取有力措施。

到太康十一年(公元290年)三月,武帝病重,这时,勋旧之臣多已不在他身旁,亡故的亡故,退休的退休,被挤走的挤走,身边只剩下杨骏和他的那帮亲信。武帝略有好转,发现身边尽是杨骏所用新贵,这才觉得问题严重,厉声斥责杨骏:“怎么可以这么干法!”又让中书拟写诏令,命汝南王司马亮与杨骏共同辅政,还准备逃选几个有名望的大臣帮助料理政事。然而为时已晚了。朝廷内外上下已为杨骏所控制。诏令尚未发出,杨骏便从中书省借来观看,而且把诏令藏了起来,中书监亲自去索要,杨骏也不还。恰好武帝又神志不清起来,此事也就无人追究,不了了之。过了几天,武帝稍一清醒,便问:“汝南王来了没有?”打算托付后事。他当然不知道在昏迷期间发生的那些事情。左右回答说没有来。武帝大概知道事情已经无可挽回,精神受到打击,病势突然转危,旋即死去。于是,白痴继位,杨骏成了惟一的顾命大臣。

杨骏大摇大摆地住进了太极殿,在昔日武帝上朝的地方办起公来,还配备了上百名虎贲卫队当保镖。五月中旬,武帝遗体安葬完毕,杨骏便以白痴皇帝名义,给自己加了太傅、大都督的头衔,并且赋以假黄钺、录朝政,百官听命于他一人的权力。傅咸劝他:“圣上谦恭,把政事委托给你,可是天下人都不以为然,恐怕你的这个差使不容易干吧!周公那样的大圣人辅政,尚且有流言蜚语,何况当今圣上已经32岁,远非周成王那么年幼。我看丧事既然处理完毕,你也该认真考虑一下自己的进退问题了。”杨骏不听。傅咸又再三劝谏,杨骏听烦了,便想打发傅咸出朝去当个郡守,外甥李斌忙劝他:“斥逐正派人,会失去人心的!”杨骏才勉强不把傅咸赶走。

杨骏自知一向名声不好,便想用封赏来收买人心。左军将军傅祗写信给他说:“从来没有帝王刚死,臣下便论功行赏的。”杨骏不听,还是以惠帝名义下诏:中外群臣一律加爵位一等,参预办理武帝丧事的加位二等,二千石以上全封关中侯。免征租调一年。尽管如此,似乎也没有人出来赞扬他。

杨骏惟恐政令不行,威名不立,因而事无巨细,都要过问,而且刚愎自用,好用严刑。他本来没有多大才能,也没有多少学问,又不肯费神去熟悉已有的典章制度,因此,许多措施都违背成法。如此无知,不免遭到天下人的耻笑。

杨骏的所作所为,很快为朝廷内外大多数人所不齿,人人都看得很清楚,灭顶之灾正在向他一步步逼近。连他的一些亲朋好友也纷纷劝说他,甚至和他保持距离,害怕日后受到牵连。一向和杨骏交情很深的冯翊太守孙楚劝他说:“从来没有外姓专权而有好结果的,当今宗室强盛,你不和他们共同掌政,反而内怀猜忌,外树私党,我看大祸就要临头了。”杨骏不信。弘训宫少府蒯钦是杨骏姑姑的儿子,从小和杨骏亲密无间,他为人正直,多次直言冒犯杨骏,连杨珧、杨济都为他担心,蒯钦却说:“杨骏虽然昏昧,还知道不可妄杀无罪之人,不过是对我疏远而已。我能和他疏远,才可以免受牵连。否则,不久就会与他一起被灭族了。”大家都明白,只有杨骏自己还蒙在鼓里,不知末日将临。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