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晋朝 > 东晋门阀的“雇佣兵”:抗衡北方游牧铁骑的北府兵

东晋门阀的“雇佣兵”:抗衡北方游牧铁骑的北府兵

晋朝 ]  时间:2016-11-11  

中国东晋孝武帝初年谢玄组建训练的军队。太元二年,朝廷因前秦强大,诏求文武良将镇御北方。朝廷拜谢玄建武将军、兖州刺史,领广陵相、监江北诸军事,镇广陵,召募劲勇,徐(治京口)、兖(治广陵)人民纷纷应募入伍。谢玄以刘牢之为参军,常领精锐为前锋,战无不捷。太元四年,谢玄加领徐州刺史,镇京口。东晋称京口为北府,所以称这支军队为北府兵。

\

晋建北府兵

为充实长江下游的军事力量,拱卫首都建康和所有制上游桓氏势力东山再起,抵御前秦南下等,谢安打算成立新军。孝武帝太元二年十月,朝廷任命谢安侄子谢玄为南兖州刺史,负责筹组新军。谢玄随即把南兖州的军事治理机关从京口(今江苏镇江市)移到广陵(今江苏扬州市),南徐、南兖两州侨户纷纷应征入伍。当时彭城(今江苏徐州市)刘牢之等数人以骁勇应选,谢玄任命刘牢之为参军,率领精锐作为前锋。因为晋朝百姓称京口为北京,所以当时人称这支军队为北府兵。太元四年五月,前秦兵俱难、彭超部进攻淮南,并包围三阿。北府兵援救三阿,一战告捷,迫使前秦兵向北退逃。太元八年淝水之战,北府兵更是表现神勇,成为击败前秦的中坚力量。北府兵的军事实力使它成为各政治集团争夺的对象,北府将领也成为左右东晋政局的重要力量。太元二年,朝廷因前秦强大,诏求文武良将镇御北方。其时谢安当国,以兄子谢玄应举。朝廷拜玄建武将军、兖州刺史﹑领广陵相,监江北诸军事,镇广陵。徐(治京口)、兖(治广陵)二州本是北来侨民的集中地。人多劲悍﹐富于战斗经验,桓温曾说:京口酒可饮,箕可用,兵可使。谢玄召募劲勇,徐﹑兖人民纷纷应募入伍,彭城刘牢之﹑东海何谦﹑琅琊诸葛侃﹑乐安高衡﹑东平刘轨﹑西河田洛﹑晋陵孙无终等皆以骁勇应选。谢玄以刘牢之为参军,常领精锐为前锋,战无不捷,威震敌胆。太元四年,谢玄加领徐州刺史,镇京口。东晋称京口为北府,所以称这支军队为北府兵。

北府兵的建立

王夫之关于北府兵建立的论述:谢安任桓冲于荆、江,而别使谢玄监江北军事,晋于是而有北府之兵,以重相权,以图中原,一举而两得矣。桓和谢是东晋四大门阀之二,所以两者既有争权夺利的冲突,也有维护士族阶层权益的本能。从东晋政府整体的利益出发,谢安很好地处理了中央与地方藩镇的关系,平衡了谢桓两大家族的力量。

东晋所辖境土主要为荆、扬二州。荆州位居上游,地广兵强,是防止北方南下的重要据点,设有强有力的都督府,资实兵甲,居朝廷之半"。扬州为京畿之所在,乃立国根本。三吴及浙东是谷帛的重要基地。但是建邺拥天子以为尊而力弱,荆襄挟重兵以为强而权轻(读通鉴论),这种枝强干弱的局面,就成为荆扬之争的根源。

继督荆州的桓冲把扬州的军权让给谢安,双方互相协作,出现了君臣和睦,上下同心的局面。面对咄咄逼人的北方,谢安深知原来的世兵制军队腐败不堪,根本对付不了前秦的军队,于是选派有经国才略的侄子谢玄为兖州刺史,监江北诸军事,北镇广陵,组建北府兵。

北府兵是在太元二年十月,谢玄拜建武将军、兖州刺史领广陵相、监江北诸军事时组建的。《资治通鉴》孝武帝太元二年十月载:玄募骁勇之士,得彭城刘牢之等数人,以牢之为参军,常领精锐为前锋,战无不捷。时号北府兵。《晋书刘牢之传》则对此记载较详:太元初,谢玄北镇广陵,时苻坚方盛,玄多募劲勇,牢之与东海何谦、琅琊诸葛侃、平安高衡、东平刘轨、西河田洛及晋陵孙无终等以骁勇应选。选以牢之为参军,领精锐为前锋,百战百胜,号为北府兵,敌人畏之。

这里两个问题,第一,北府兵之得名由来。《通鉴》胡三省注:晋人谓京口为北府。谢玄破俱难等,始兼领徐州。号北府兵者,史终言之。谢玄太元二年为兖州刺史,领广陵相、监江北诸军事,开始招募军队;太元四年,打败后秦在淮南的进攻,进号冠军将军,加领徐州刺史。于是他统帅的这支军队便正式称作北府兵。其实,北府之名起自东晋之初。《世说新语》卷六排调第二十五注引《南徐州记》曰:旧徐州都督以东为称,晋氏南迁,徐州刺史王舒加北中郎将,北府之号,自此起也。据《晋书王舒传》:王舒在宣城公司马裒(póu)死后,即代裒镇除北中郎将监青、徐二州军事。据《晋书 元帝纪》与《通鉴》卷九十,司马裒为都督青、徐、兖三州诸军事,镇广陵,事在建武元年三月,同年十月薨,王舒代裒镇广陵当在此时。时元帝尚称晋王,次年三月才即帝位,说明北府之号起自东晋之初。钱大昕《廿二史考异》卷二二《王恭传》:都督以北为号者累有不详条下云:按徐、兖二州都督以北为号,故有北府之称。说明北府兵名称的由来,是由于南徐、南兖二州都督以北为号。诚然,徐兖二州都督并不一定都以北为号,徐兖二州都督或刺史的治所也有广陵、京口、下邳、淮阴、金城、合肥等处的不同。但自东晋初王舒以徐州刺史加北中郎将镇广陵后,徐兖二州都督或刺史习惯上一般都以加北为军号;广陵、京口作为北府镇所的次数也最多,因此东晋人按习惯均可称徐兖二州都督府为北府。然此时广陵和京口镇府所辖之兵,虽为北府之兵,却并不是后来特称的北府兵。

直到太元二年谢玄以京口、广陵为基地招募组建起来的新军,才在历史上特称为北府兵。第二,北府兵的人员组成。北府兵既然是以京口、广陵为基地组建而成的,而京口和广陵所在的南徐州和南兖州是东晋北来侨民最多的地区,仅南徐州所属就包括徐、兖、冀、青、幽、并、扬七州郡邑,侨寓人口计二十二万之多,超过当地居民二万余。因此,北府兵当以北方侨民和子弟组成。从资料来看当时招募的主要是将,而不是兵。刘牢之、何谦、诸葛侃、高衡、刘轨、田洛、孙无终等实际上都是活动于江淮以南拥有一定武装力量的流民帅,纳入北府系统后,只需授予军号或刺史名义,或补充一定兵员,就能作战。但这绝不是说就没有招募兵丁。晋元帝太兴四年五月庚申诏:其免中州良人遭难为扬州诸郡僮客者,以备征役。这是东晋初年的一次征发,对象是沦落为僮客的北方流民。如何处置北方南下的流民,一直是东晋政局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设置侨州郡县,就是用来解决这个问题。担任侨州郡县刺、守的,往往就是流民帅。如郗鉴初镇京口,为北府镇将时,所统错杂,率多北人。谢玄受命兖州的前一年(太元元年),东晋移淮北流人于淮南,当是谢玄补充北府镇将统兵的一个重要兵源。《谢玄传》:时苻坚遣军围襄阳,车骑将军桓冲御之,诏玄发三州人丁,遣彭城内史何谦游淮泗,以为行援。据《通鉴》,前秦军围襄阳,在太元三年四月,东晋发三州人丁当在刺史或略后,所发三州,以当时情况度之,当是侨立的徐、兖、青三州。这里的三州人丁,据东晋初情况言之,编户的可能性极少,主要应是太元元年淮北入淮南的流民。《宋书五行志》谓太元三年:氐贼围南中郎将朱序与襄阳,又围扬威将军戴遁(遂)于彭城。桓嗣以江州之众次偌援序,北府发三州民配何谦救遁。这也证实北府将何谦所部,有三州民丁的补充,这是募兵充实北府将帅力量的一个证明。可知,谢玄筹组的北府兵,实际上是集合一部分原北府镇将,后来又独立、半独立活动于江淮的宿将或流民武装,并征发一部分过淮流民予以补充而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