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晋朝 > 贾南风吹垮江山:西晋一桩不可思议的皇家婚配

贾南风吹垮江山:西晋一桩不可思议的皇家婚配

晋朝 ]  时间:2017-02-06  

司马炎从父亲司马昭手里接过曹魏政权的印把子,四个月后效法当年魏文帝曹丕,“十分不好意思”地接受魏元帝曹奂的拱手相让,正式宣告司马西晋王朝诞生。也许因为是嗟来之食,吞咽起来不大舒服,仅仅维持了五十多年,掐头去尾的话,安静的日子没几天。西晋江山为什么如此短命呢?寻根探源由于一个女人;一个女人又哪里来如此大的能耐?这就牵涉到了一桩令人匪夷所思的皇家婚姻。

晋武帝司马炎生前确立的皇位继承人是次子司马衷,这位太子天生弱智,不是人们污蔑贬损他弱智,而是事实上的大脑发育不良。弱智怎么能让他来接继江山呢?历史就是这么蹊跷:其一,长子司马轨早年夭折;其二,皇后杨艳枕边风一个劲地吹,妾的轨儿不幸早夭,轮也该轮到我衷儿,傻一点怕啥,大臣们教教他不就行了?其三,司马炎派去考察司马衷智力的两位大臣和峤与荀勖,碍于皇后的威严、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不惜说瞎话,俩人回来给皇帝汇报说:太子不错不错,绝不像人们说的那么痴呆。就这样,明眼人搭眼一看便知是弱智的司马衷,硬生生被立作太子。

可笑的还在后头。

太子该配个像样的妃子了,将来当然还要做母仪天下的皇后,选来选去选中了一位贾氏女子。这位贾家千金一定是风姿绰约、兰心蕙质了?又要让你失望了,贾妃的身材相貌一般人实难想象,矬个子、肉墩子、黑脸好比铁盆子、眉间长痣乍看以为蛇信子。天下美女如云,怎么独独选这么个凶神恶煞来做太子妃?说来你可能不信,晋武帝手下有个大臣叫贾充,天子打算派遣他去西部镇边,可这位贾大人不想离开朝廷,圣上旨意岂敢违逆?是呀,那就得找个堂皇的理由呀,于是贾充串通中书监荀勖,一块儿到武帝面前推荐贾家女儿做太子妃。荀勖是这样给晋武帝介绍贾氏之女的:贾大人的千金才色绝佳、聪慧贤淑,足以陪侍太子。司马炎起初并没答应,没答应是因为他听说过贾夫人郭槐凶悍刁蛮,揣测那女儿也不会温顺到哪里去。正举棋不定,皇后杨艳又出面说话了(贾夫人早用重金贿赂了皇后),称贾家女儿如何漂亮、如何温婉可人,太子妃非她莫属。晋武帝司马炎被众人联手给忽悠了,最终点头同意了这门亲事。

贾充恨不得让女儿与太子赶紧把生米做成熟饭,自己早一天做了国丈那还用得着再去边关吗?恰逢洛阳下大雪,贾充急急找到荀勖,俩人窃窃私语了一番,荀勖冒雪入朝上奏晋武帝:现仲春二月,天普降瑞雪,实是吉兆,皇太子应择良辰成婚。司马炎恩准,当下决定为太子完婚。

娶亲这一天笑话闹得更大,原本说好嫁给司马衷的是贾充的二女儿贾午,无奈那贾午个子太矮,连新娘婚服都撑不起来。上上下下面面相觑想这可咋办?贾充急得在一旁抓耳挠腮直跳蹦子。大臣里有脑瓜子灵活的,出了个临时掉包的主意,让丑丑地站在一旁的贾家大女儿贾南风顶上,众人一番手忙脚乱便把她推进了花轿,贾南风就这样稀里糊涂做了太子妃。

司马衷傻是傻,可还没有傻到分辨不出女人美丑的地步,洞房花烛夜,一瞧见贾南风那副模样,太子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按说贾南风意外做了太子妃,加上自身的条件实在乏善可陈,应当万般小心才是。可自打坐进轿子人家就不这么想了,谁让你们请我上轿呢,我又不是自个儿要来的。太子不是厌恶不愿跟我亲热吗?那就谁也别想得幸。自打成婚,贾南风整天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恶狠狠贼悻悻盯着东宫的宫女,谁靠近太子她跟谁过不去。这一天突然听说一个宫女怀上了太子的孩子,贾南风找来一杆画戟冲着孕妇的肚子就是一顿猛击,身怀六甲的宫女哪经得住这般恶手,胎儿流产,自己也险些丧命。此后谁还敢再接近太子,得到过太子宠幸的,拜求天地千万别怀孕,否则小命会被那恶妇夺了去。

公元二九零年四月,晋武帝司马炎驾崩,司马衷入接大宝,贾南风顺理成章地坐在了皇后的位置上。夫君是个傻儿,往往家里男人不行婆娘就会主事,贵为皇后的贾南风开始刮起了更大的妖风,她要插手治理天下。司马炎在临死时考虑到太子的智力问题,有意识遗命舅子哥太傅杨骏辅政。贾南风不买杨骏的账,联络宦官董猛等人,收买了杨骏的宿卫将领孟观、李肇,然后又拉上楚王司马玮发兵来清君侧。就这样,这个凶悍的女人杀死太傅杨骏,一块儿把皇太后的母亲也给收拾了,将皇太后杨芷(杨艳的堂妹)押往金墉城囚禁,活活饿死。

杨家被清洗,贾南风唱起了主角,任命汝南王司马亮为太宰,他的堂兄贾模、舅舅郭彰、侄子贾谧参与朝政,一应军国大事都由她说了算。渐渐地贾皇后觉得司马亮也碍手碍脚的,在晋惠帝这儿假传汝南王司马亮图谋不轨,一面强迫司马衷下诏免去其职,一面再次召楚王司马玮带兵前来护驾。司马玮本来就对上一次自己诛杨有功却没捞到好处心存怨气,得令连夜杀了司马亮个措手不及,亮被乱刀砍死,一家老小尽遭屠戮。贾南风见司马亮被除,掉过头来反诬司马玮擅杀大臣,来不及辩解司马玮也做了她的刀下鬼。

自从进宫,贾皇后最大的心愿是能给司马衷生个儿子,将来好接替江山。得幸了几次怎么弄就是怀不上呀,她疑心是司马衷的原因,于是偷偷将宫外身强力壮的青年男子招进来跟她媾和,云收雨霁便就地杀人灭口。可任她怎么折腾仍然不见发芽结果。气急败坏的贾南风把一腔怨气撒在太子遹身上。这位太子是司马炎在世时司马衷与宫女谢玖偷情生下的,因为天资聪慧在晋武帝时就确立为太子。贾南风岂能容忍别人的孩子接继皇位,她使出各种手段栽赃陷害,哄骗着司马衷废了太子遹。如此尚不善罢甘休,又命人给废太子灌毒药,太子遹不肯就范,结果活活被棒杵打死。

太子遹一死,司马家族的人这才真正地认清了贾皇后的真面目,司马雅、司马伦、司马肜、司马冏同时起兵杀向洛阳,绝望之际贾南风呼喊司马衷来救命,司马衷冷漠地站在那里,任凭兄弟们将恶妇拿下,最后囚禁在金墉城的铁屋里。赵王司马伦矫诏给贾南风送去了一碗金屑酒,十多年兴风作浪的一代丑后无奈地服毒自尽,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

西晋王朝一桩荒唐的婚姻到此划上了句号,而由这桩婚姻引起的混乱却才刚刚开始,此后司马家族“八王”争锋,同室操戈,兄弟相残,十六年里狗咬狗,很快走向灭亡,中国也从此陷入三百多年南北分裂的局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