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晋朝 > 历史上真正的“白痴皇帝”:司马德宗先天性白痴

历史上真正的“白痴皇帝”:司马德宗先天性白痴

晋朝 ]  时间:2019-01-25  

说起“白痴皇帝”,多数人把票投给了晋惠帝司马衷。平心而论,司马衷虽然“不慧”,有庸的一面,有昏的一面,但他口齿伶俐,思维敏捷,对外界事物较敏感,情感比较丰富,生育能力也不错,并且生有“幼而聪慧,武帝爱之,……奇之”(《晋书》)的太子司马遹,所以决不是医学上所讲的白痴。关于这个问题,笔者曾在《被误读千年的“白痴皇帝”司马衷》一文中阐明,此处不再赘述。那么,历史上有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白痴皇帝”呢?有。这位一直被遗忘的“白痴皇帝”,便是晋安帝司马德宗。

历史上真正的“白痴皇帝”:司马德宗先天性白痴

司马德宗,生于太元七年(382年),是晋孝武帝司马曜的长子,母亲是陈归女(后追尊为德皇太后)。太元十二年八月辛巳日(387年9月16日),司马德宗被立为太子?。

太元二十一年九月庚申日(396年11月6日),晋孝武帝驾崩,同年九月辛酉日(396年11月7日),太子司马德宗继位,改年号为隆安,立妃王神爱(王羲之的孙女)为皇后。

关于司马德宗的生理状态,各种史籍的记载如出一辙。《晋书·安帝纪》称“帝不惠,自少及长,口不能言,虽寒暑之变,无以辩也。凡所动止,皆非己出”;《资治通鉴》称“安帝幼而不慧,口不能言,至于寒暑饥饱亦不能辨,饮食寝兴皆非己出”;《续晋阳秋》称“安皇不慧,起居动止不自己出,(恭)帝每侍左右,消息凉温饥饱之中,而恭谨备焉”。从小到大,从生到死,晋安帝不会说话,不知饥饱,不辧寒暑,吃喝拉撒一概不能自理,大小事务全靠别人照料,这种真正意义上的“白痴皇帝”,在历代皇帝中仅此一例。

晋安帝的先天性白痴,可以说是他的父亲——晋孝武帝司马曜长期酗酒造成的。现代医学证明,酒精能影响精子活动,降低精子质量,造成精子畸形,对生殖细胞和胚胎发育破坏力也极大,严重的还会生出畸形怪胎。司马曜喝起酒来不管不顾,“溺于酒色,殆为长夜之饮,……醒日既少”,往往“肆一醉于崇朝,飞千觞于长夜”(《晋书》),“嗜酒,流连内殿,醒治既少,外人罕得进见”(《资治通鉴》)。在酒精长年累月地侵蚀毒害下,司马曜生育能力下降地很严重,不仅生子寥寥无几,而且生出了超级智障的白痴儿子司马德宗。

司马德宗(382—418),司马曜之子,东晋第十任皇帝。司马曜共有两子,长子为司马德宗,幼子为司马德文,司马德宗比司马德文大四岁,生母均为陈淑媛。太元十二年,司马德文已经开始蹒跚走路、牙牙学语,而六岁的司马德宗仍不会说话。司马曜明知司马德宗是个白痴,智力远不及小儿子司马德文,将来不能担当国家重任,但为了维护“立长”的传统皇位继承制,仍咬牙将他立为太子。太元二十一年,司马曜因为一句玩笑话在醉梦中被张贵人害死,司马德宗即位,从此揭开了他沉沦起伏的屈辱悲剧命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