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晋朝 > 晋恭帝司马德文,东晋王朝最后的一位皇帝

晋恭帝司马德文,东晋王朝最后的一位皇帝

晋朝 ]  时间:2016-07-07  

公元五世纪初叶,偏居我国东南一带的东晋王朝,最后的一位皇帝史称晋恭帝,叫司马德文。他于义熙十四年(公元418年)十二月在他胞兄晋安帝司马德宗死后继位登基,只当了短短的两年半的傀儡皇帝,即于元熙二年(公元420年)六月,被操纵东晋军政实权的刘裕逼迫逊位。从此,东晋从元帝司马睿开国起,经十一帝、历时一百零三年而亡,我国历史进入南北朝时期。

晋恭帝司马德文,东晋王朝最后的一位皇帝

俗语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东晋到司马德文手里亡国,并不是偶然的,也不是他一人之过,而是当时各种社会矛盾、特别是统治阶级内部矛盾和统治阶级与广大劳动人民之间的矛盾不断激化斗争的必然结果。东晋王朝到了司马德文手里,已经不堪一击了。

东晋是西晋司马氏政权的继续。西晋建兴四年(公元316年)十一月,匈奴大将刘曜率军攻陷晋都长安,穷途末路的晋愍帝司马邺束手投降,历时五十二载的西晋王朝遂告灭亡。次年十二月,成了阶下囚的晋愍帝被害致死,噩耗传到建康(今江苏省南京市),西晋丞相、晋王司马睿即位当了皇帝,成了东晋的开国之君。东晋是以黄河流域长期混战中南迁的豪族地主和长江流域的豪族地主为统治基础的政权,南方和北方豪族地主之间、豪族地主和王室之间以及皇族内部争权夺利的斗争,从东晋政权一开始建立就存在,而且愈演愈烈,统治基础日益削弱。到司马德文的父亲晋武帝司马曜当权时,东晋王朝已衰败不堪、奄奄一息了。

晋武帝在咸安二年(公元372年)七月登上皇位时,只有十岁,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由崇德太后临朝摄政。他十四岁亲理朝政后,又渐渐沉溺酒色,大权慢慢地落入武帝的同母弟琅琊王司马道子之手,皇权从此旁落,朝政益加黑暗。司马曜嗜酒如命,每天狂饮不止。皇宫里彻夜灯红酒绿,直喝得烂醉如泥,昏睡不醒,成为名副其实的“醉皇帝”。皇帝尚且如此,朝臣们更是以有幸陪皇帝饮宴为能事。一次著作郎伏滔应邀参加宫宴回府,车到门口尚未停稳就迫不及待、欣喜非常地对儿子高声喊道:“百把人的盛宴,天子先问伏滔在座没有,你父亲多么荣耀啊!”晋武帝久居深宫,不谙世事,还闹出过猪驴不辨的笑话。一次丞相谢安问:“陛下猜一下,驴子像什么?“武帝掩口而笑,信口答道:“它的头大约像猪吧?“昏庸无知到这种地步,使人啼笑皆非。

武帝的胞弟司马道子,十三岁被任命为散骑常侍、中军将军,十七岁升任司徒,二十岁录尚书事,手握生杀赏罚大权,成为权倾朝廷的实权人物。他结党营私,任用亲信,穷奢极欲,贿赂公行,做尽坏事。丞相府戏班子里善于献媚逢迎的赵牙,和在钱唐县当过差役、行贿有方的茹千秋,以钱铺路,投机钻营,成了司马道子的亲信,竟先后被封为魏郡太守和骠骑咨议参军。这俩人卖官鬻爵,搜括民财,成了拥有万贯家财的新贵。赵牙对司马道子感激涕零,花费数万巨款为之扩建府第。丞相府新宅湖山竞秀,百花争艳,翠竹婆娑,豪华异常,胜过皇家园林。司马道子令人在假山开设酒肆,勾引美貌的尼姑、小厮荡舟碧湖,醉酒作乐。这样阔气的相府连皇上也觉得太过了,一次武帝游览后说道:“你家中有湖有山,登山能高瞻远瞩,游湖能陶冶性情,可是修饰得似乎太奢侈了!”司马道子无言以对。武帝走后,司马道子对赵牙说:“皇上要是知道这灵秀山是人工堆起来的,你的脑袋就要搬家了。”赵牙毫不在意,胸有成竹地回答:“只要有你丞相在,我赵牙就死不了。”司马道子崇信佛教,僧尼成为相府的座上客。有一个尼姑叫支妙音,备受他的青睐。司马道子专为她盖了一座简静寺。因支妙音手能通天,简静寺面前车水马龙趋炎附势的人来往频繁,有时还干预朝政,引起晋武帝的警觉。司马道子的亲信甚至还劝司马道子独揽朝政,此事也被告发,晋武帝愈加不满。这样,随着司马道子权势的膨胀,东晋皇族内部的矛盾,主要是晋武帝司马曜同他的弟弟丞相司马道子之间的矛盾就尖锐起来了。

晋武帝为了稳固自己皇帝的宝座,便重用外戚和亲信以抑制司马道子的权力。他任命国舅王恭都督兖、青、幽、并、徐等州诸军事,兼领兖、青二州刺史,坐镇京口;任命殷仲堪为荆州刺史,王珣为仆射,王雅为太子少傅,借此扩大自己的势力。就在这个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天,晋武帝闷闷不乐,酒后到皇家园林散步,思绪万千。他想起和胞弟司马道子的矛盾日益紧张,皇权一步步被弟弟侵夺,而母后偏又宠爱和袒护弟弟,自己也不敢把弟弟强行罢免,越想越不是滋味。当他心事重重返回寝宫时,正好遇到张贵人。张贵人年约三十,在王皇后和爱妃、皇太子司马德宗和琅琊王司马德文的生母陈淑媛相继去世后很受武帝宠幸。此时,张贵人看他无精打采的样子,再三追问发生了什么事,武帝不耐烦地随口说:“你青春年华一去不复返,该隐退了。”张贵人听后大惊,信以为真,顿时恼恨异常,表面上又强颜欢笑,服侍武帝安睡。这个人生性心狠手辣,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后宫里人人都怕她三分。当天深夜,张贵人看武帝已经酣睡不醒,想到自己的荣华富贵即将成为泡影,陡生一计。她把宦官们一个个灌醉遣散,叫来几个宫女用被子蒙在武帝头上,使武帝窒息而死。因为怕毒计露馅,张贵人又贿赂侍从,串通一气,声称皇上是做噩梦惊吓、神志错乱而死。

晋武帝暴毙的消息传出后,凶手张贵人并没有受到什么惩处。因为年已十六岁的皇太子司马德宗是一个白痴,吃饭睡觉都要靠胞弟、后来的晋恭帝司马德文照料,他哪里明白父皇的死是一个阴谋而去追究呢?执掌朝政的司马道子觉得做皇帝的哥哥去世扫除了自己独揽大权的障碍,心里喜不自胜,更无意刨根问底、追究死因。这样,在忙乱而又平静的气氛中,第二天即东晋太元二十一年(公元396年)九月二十一日,皇太子司马德宗登上皇位,史称晋安帝,第二年改元“隆安”。

东晋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并没有因为晋武帝去世、晋安帝继位而缓和下来,反而由于傻子称帝、叔父专权变得越来越剧烈了。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