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汉朝 > 转~说说项羽这个人~作者孙颢晖

转~说说项羽这个人~作者孙颢晖

汉朝 ]  时间:2015-12-27  

项羽
项羽

写到帝国第六部,项羽出来了,搅翻了天地,搅乱了思绪。

项羽,实在是中国历史的一个另类。项羽现象,实在是中国历史意识的一面哈哈镜。所以另类,是项羽是秦末现实中的恶魔,也是五千年中国文明史上的恶魔。所以哈哈镜,是恶魔演变成了中国人史识中英雄,而帝国时代的真正的英雄们,却演变成了中国人史识中的恶魔。

诚不可思议也。

然不能不思也。

先说说基本事实。

史记?项羽本纪》记载了项羽集团的六次大屠杀。

六次全部都是战胜之后骇人听闻的屠城与杀降:

第一次襄城屠城,坑杀全城平民。

第二次城阳大屠杀,杀光了此前辅助秦军抵抗的全城平民。

第三次新安大屠杀,坑杀秦军降卒二十万。

第四次咸阳大屠杀,杀戮关中平民无计,大烧大杀大劫掠大掘墓。

第五次破齐大屠杀,坑杀田荣降卒数目不详,大劫掠大烧杀,逼反复辟后的齐国。

第六次外黄大屠杀,因一个少年的利害说辞而放弃。

酷刑恶风。项羽恢复了战国大煮活人的烹杀,对说真话者当即煮杀。

政治杀戮。项羽杀宋义、杀楚怀王、杀秦王子婴并嬴氏皇族。

焚毁文明。项羽火烧大咸阳与整个关中,大火三月不灭。

恶行盗墓。项羽大掘秦始皇陵,首开大规模掘墓恶风。

大肆劫掠。典型两次:对关中财货大劫掠,对齐地财货人口大劫掠。

事实是,自号“霸王”的项羽,一个完全变态的社会虐待狂,文明毁灭狂。

前赴广州,山庄酒宴间有军旅后裔及城建商,由军旅挺粟派到挺林派,不期说及项羽。城建商大是肃然,啪啪拍着桌子道:“三月大火,是个什么景象?都想想!美国加州大火才烧了几天,大兴安岭才烧了几天,损失就如此之大!我是搞建设的,拆迁平山,家常便饭。我知道,冬春大火烧三个月,还都是砖木建构,不把整个关中烧光才怪!恶人,恶人!”一席话,满座寂然,高谈豪饮者无不屏息。

那一夜,我莫名其妙地大醉了,此后三日,余波不能平息。

项羽集团频频大规模施暴,使大屠杀的酷烈恶风在秦末之乱中骤然暴涨。号为“宽大长者”而相对持重的刘邦集团,也有两次大屠城:一屠颖阳,二屠武关。自觉推行安民方略的刘邦集团尚且如此,其余集团的烧杀劫掠与屠杀则自可以想见了。

项羽的暴虐,当时的复辟阵营中便有比较清醒的评判。

不幸成为“楚怀王”的芈心,对项羽的种种恶魔行径始终心有余悸。这个楚怀王对大臣将军们忧心忡忡而又咬牙切齿地说:“项羽为人,剽悍猾贼!项羽尝攻襄城,襄城无遗类,皆坑之!诸所过之处,无不残灭!”故此,楚怀王坚执不赞同项羽进兵咸阳,而主张“宽大长者”刘邦进兵咸阳。何谓剽悍猾贼?剽者,抢劫之强盗也。悍者,凶暴蛮横也。猾者,狡诈乱世也。贼者,邪恶残虐也。楚怀王芈心的这四个字,最为简约深刻地勾出了项羽的恶品恶行。这个聪明的楚王当时根本没有料到,因了他这番评价,项羽对他恨之入骨。此后两三年,楚怀王便被项羽以“义帝”名目架空,之后又被毫不留情地杀害。楚怀王如此评判,足见项羽的酷烈大屠杀,在当时已经恶名昭著于天下了。

太史公亦曾在《史记?项羽本纪》后对其凶暴深为震惊,大是感慨云:“羽岂舜帝苗裔邪?何兴之暴也!”《史记?索隐述赞》最后亦大表惊骇云:“嗟彼盖代,卒为凶竖!”——很是嗟叹啊,他这个力能盖世者,竟陡然成了不可思议的凶恶之徒!

显然,项羽之凶恶为患,在西汉之世尚有清醒认知。

孰料世事无定,如此一个邪恶凶暴骇人听闻的剽悍猾贼,宋明伊始,竟有人殷殷崇拜其为英雄,惋惜者有之,赞颂者有之,以致颂扬其“英雄气概”的作品广为流播。

如此荒诞之认知,良知安在哉,是非安在哉!

整个战国之世兵争连绵,没有过一次屠城暴行。

秦始皇灭六国大战,秦军也没有任何一次屠杀平民的暴行。

秦末复辟势力却变成了疯狂恶魔,对整个社会展开了变态的报复,其残暴酷烈与帝国文明建设精神相比,直有霄壤之别。此等无与伦比的大破坏大摧毁暴行,使“楚汉相争”的短短几年,成为中国乃至整个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飓风大破坏时期。其直接后果是,繁荣昌盛的帝国文明在五六年中骤然跌入了“人相食,死者过半”的社会大萧条大赤贫境地,以致西汉建政五十余年后仍然陷入严重赤贫而不能恢复。

秦末复辟势力的轴心,是项羽的江东集团。这一集团的大规模暴行,连带卷起了整个秦末复辟势力的大暴恶习,其强烈的施暴实践,使秦末复辟势力具有典型的反文明性。

可是,项羽并没有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相反,项羽戴上了英雄的光环。

黑白颠倒万古事,可有如此之荒谬史识?

一个没有出路的随军美女,一曲自大狂的末路悲歌,一匹乌骓马,一根万人敌,一句“无颜见江东父老”的哀叹,生发出滑稽组合,便果真具有如此神奇魔法?

根基心结究竟在哪里?

迷雾之源究竟在哪里?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