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汉朝 > 西汉王朝史上最大的谜团:汉武帝悬案之巫蛊风起

西汉王朝史上最大的谜团:汉武帝悬案之巫蛊风起

汉朝 ]  时间:2016-10-20  

发生在武帝晚年的巫蛊之祸,扑朔迷离,众说纷坛,是西汉王朝史上最大的谜团。这场灾祸延绵数年,牵连诛死者,包括太子、皇后、嫔妃、公主、皇孙等皇室成员和丞相等公卿大臣。都城长安在剧变最激烈时期,日夜笼罩在刀光剑影之中,街道沟壑尽是尸体。

西汉王朝史上最大的谜团:汉武帝悬案之巫蛊风起

所谓的巫蛊之祸在政和元年冬天的十一月就出现预兆了,当时京城长安聚集了许多方士和巫师,在西汉社会中一直存在的巫蛊风气,此时旺盛了起来,京城百姓纷纷求助巫蛊来排解烦恼,安抚心灵。有许多女巫公开在宫中来来往往,教宫中的嫔妃们念咒,嫔妃也许是长安城中最需要巫蛊帮助的人群了。她们生活压抑,长期照耀不到阳光,虽然锦衣玉食,却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以及严防各种明枪暗箭来袭。

情况在当年的十一月发生了变化,在位的汉武帝对巫蛊现象做出了反应,朝廷发三辅骑士,先在皇家的上林苑大张搜捕之网,整顿巫蛊的行动。从皇室开始,以身作则,迅速蔓延到整个长安城,朝廷关闭长安城门,在城里进行地毯式搜查。搜查行动持续了十一日才告一段落。史载,“巫蛊起”。负责整顿巫蛊行动的专案组长是一个直升机干部江充,汉武帝任命江充为使者,负责整顿巫蛊。江充带领着许多胡巫在长安城里这边看看那边转转,一有风吹草动,就掘地三尺搜索偶人,谁敢有半句怨言,就被铐上锁链押送监牢。

江充一行人抓捕了许多参与巫蛊的人,也抓捕了许多在夜里祭祀的人,所有被抓捕的人看起来都证据确凿。胡巫们每当看到鬼的时候,受怀疑的地方就会出现污染和巫蛊的痕迹,有人上前理论就被抓到监牢中验证,烧铁钳灼,屈打成招。在酷刑之下,百姓们相互诬告指认,导致被捕的恶人越来越多,这些人都被贯以大逆亡道的罪名遭到屠杀。在这段时间里,受到巫蛊株连而死的人前后有数万人。67岁的汉武帝刘彻没有看到这一切,67岁在西汉已经算是高寿了,活到这个年纪的汉武帝出现了生理和心理上的许多毛病。他绝大部分时间没有住在长安城内的,长乐未央宫,而偏爱城外的甘泉宫。在甘泉宫里,这位西汉最伟大的君主静静地调养这饱受疾病困扰的身体,遗憾的是,老年人的心理问题远比生理毛病严重。将中国的君主专制制度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度的刘彻累了,面对牢牢在握的权柄疑惑了起来,他感觉自己的权威正面临潜在的威胁,变得不自信了,他不能确认威胁潜在什么地方。因此,要多重出击,即便不能将暗箭掐死在摇篮中,也能用威权震慑住敌人。

晚年刘彻当时最主要的近臣就是江充,汉武帝喜欢江充不是因为江充出身富贵,才学出众,而在于江充敢办事。在明哲保身,争权夺利的宫廷中,能够找到敢办事的人是相当困难的事情。江充在汉武帝病重的时候就奏言,认为皇帝的疾病根源在于,有人利用巫蛊暗算皇上。刘彻不一定完全相信江充的话,但他敏锐地发现了这其中包含着针对自己的威胁因素。早在元光年间,刘彻的第一位皇后陈阿娇失宠,曾使用巫蛊之术诅咒受宠的卫子夫。汉武帝知道后,干脆废黜陈阿娇,并牵连女巫楚服及宫人三百余人,尽行诛杀。几十年后再次接触巫蛊,汉武帝不及细想,就任命江充为使者治巫蛊。使者只能算是一个差使,算不上是官职,有人以为差使没有稳固的职权、官署,权力不大。但江充的这个差使可比所有的官职都要重要,因为他是汉武帝钦命的差人,直接对皇帝负责。他的职权的确不固定,可就是这不固定的权力让江充可以上下其手,为所欲为。

江充的表现带有很强的流氓性,这个和他的出生有关。江充也许是刘彻朝宫廷中出身最卑微的近臣,其他人出身不好起码也能和还算显赫的先祖拉上关系。而汉书对江充的身世交待,只有简单的一句话,“江充字次倩,赵国邯郸人也。”江充本名江齐,大概就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百姓。江充有着强烈的权力欲望和发达欲望,不惜将善鼓琴歌舞的妹妹献给赵国太子丹,作为自己前进的台阶。

江充一度和赵太子走得很近,后来太子丹怕江充将自己的丑事揭发出去,先下手为强,对江家举起屠刀,江充的父亲、兄长都被杀了。江充逃了出来,来长安告御状,将太子丹和姐姐及王后通奸淫乱、交通郡国豪猾、攻剽为奸的事情,和地方官吏不敢过问的现象都揭发了出来。汉武帝大怒,将太子丹收监,严厉惩罚了赵王父子,江充进入了汉武帝的视野。

汉武帝自死都清晰地记得与江充初次见面的情景,那一次,江充别出心裁地穿着纱袍,围着裙裾,戴着插着羽毛的步摇冠,加之身材魁梧,相貌堂堂,汉武帝一见称奇对左右说“燕、赵国多奇士。”汉武帝与江充谈话后,发现这个出身卑微的年轻人头脑清晰,回答干脆,对他很欣赏,江充志愿出使匈奴。

汉武帝问他如何应对强悍的匈奴人,江充回答“因变制宜,以敌为师,事不可豫图。”的确,外交错综复杂,难以预测,最管用也最核心的原则就是见机行事,因变制宜了。江充归来后拜为直指绣衣使者,负责抓捕三辅地区的盗贼,禁察逾多行为。直指绣衣使者也叫绣衣直指御史,是西汉待御史的一种,之所以得名是因为使者出使时持节仗,穿绣衣,以示特别和尊崇,表示这是皇帝派出的专使。绣衣使者的权力很大,可以调动地方郡国的军队,独行赏罚甚至可以诛杀一定级别的官员。它的设立是汉武帝为惩治地方奸滑,办理大案而特事特办,一般情况并不常置。

应该说江充的起点很高,那么他是怎么做到的呢?后世的评价者批评江充只会“卖直邀宠”,大致是说他这个人立功心切,不按常规出牌,做事不讲情面,专找显贵大官的麻烦。当时贵戚近臣多奢僭,江充一一揭露弹劾,奏请收缴这些人的逾制物品,限制这些人的待遇享受。江充将许多达官显贵列入,送到由皇帝直辖的北军服役,出击匈奴立功赎罪的黑名单,汉武帝都同意了,江充立即移书光禄勋、中黄门,按照名单逮捕近臣待中,送到北军中去。江充还严令,门卫禁止达官显贵自由出入宫殿,于是,贵戚子弟惶恐,皆见上叩头求哀,愿得入钱赎罪。汉武帝同意了贵戚人家以钱赎罪的方法,一下子为北军聚拢了数千万的经费,当时北军正在为军费发愁,江充为皇帝解决了一大难题。

一次,江充跟从汉武帝去甘泉宫,恰逢太子的家臣乘车马在驰道中行进。按制,驰道是皇帝专用的,江充铁面无私,将太子的家臣送到官署惩处。太子刘据知道后,慌忙派人向江充求情,“我并不是爱惜车马,而是不希望父皇知道这件事,父皇年纪大了,就不让他老人家操心了,希望江君能够宽容一次。”江充不肯通融,将整件事情告诉了汉武帝,刘彻专门嘉奖了江充,江充给做臣子的做出了表率。汉武帝认定江充忠诚正直、奉法不阿,决心重用他,江充的迅速蹿红证明他对当时的政治形势和汉武帝的心理状态有充分的了解和把握。西汉盛世已经随着汉武帝的老去而进入了暮年,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下,他这样的异态分子最容易出位,出位后的江充立即威震京师。江充被升迁为水衡都尉,离开了朝廷的近臣并不具有优势,不久,江充就因为亲戚的违法行为受到诛连,被免官。江充一点又不在乎,因为他知道汉武帝会记起自己的。

巫蛊的风气在长安城中愈演愈烈,在第二年的正月将丞相公孙贺牵连下狱。公孙贺是被逼着出任丞相的,在君权高度集中的背景中,给能力出众和欲望强烈的皇帝做丞相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汉武帝为了随心所欲地施展拳脚,一改任命贵族显贵为丞相的惯例,任命了70多岁的儒家读书人公孙弘为宰相,没几年又将公孙弘一家满门抄斩,之后的丞相都非显贵,都需要匍匐在皇帝的脚下。丞相李蔡、严青翟。赵周等人都不得善终,被屠戮,只有石庆战战兢兢,小心办事才避免了前任的命运,可石庆依然遭到多次公开的谴责,最后死在了家中。所以当公孙贺知道自己被拜为丞相时,吓得不敢接受印绶,顿首涕泣乞求说“臣本卑鄙小人,以鞍马骑射之功为官,实在不是担任宰相的材料,请皇上开恩啊。”大臣们听了也都觉得悲哀,汉武帝也被感动得流泪,让人扶起丞相,公孙贺跪着不肯起来,最后闹得汉武帝拂袖而去。公孙贺不得已才接受任命,出来后,同僚们都问他为什么这么做,公孙贺说“现在主上贤明我不足以称,恐怕辜负了丞相的重责,从此进入多事之秋啊。”

其实,公孙贺也算是达官显贵了,他的妻子是汉武帝皇后卫子夫的姐姐,他和汉武帝算是连襟。在朝廷中公孙贺得到了卫家势力的支持,儿子公孙敬声又担任太仆,父子并居公卿之位。在常人看来即使是汉武帝刘彻,也不能轻易废杀公孙贺,可能只有公孙贺本人才知道自己的危险。终于,在巫蛊之风吹起后,公孙贺成了牺牲品,整个案子要从公孙敬声说起。与战战兢兢的父亲不同,公孙敬声自恃是汉武帝的外甥,骄奢不奉法,竟然大胆到擅自挪用禁军北军的军费一千九百万。事情败露后,公孙敬声下狱论死,刚好当时朝廷在大肆搜捕通缉犯阳陵大侠朱安世而不能得。汉武帝一天多次催逼早日逮到朱安世,公孙贺于是自请逐捕朱安世,请求能以功赎儿子公孙敬声的罪过,得到了汉武帝的同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