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汉朝 > 才华与人品俱佳的将领,大汉第一将军卫青

才华与人品俱佳的将领,大汉第一将军卫青

汉朝 ]  时间:2016-08-30  

他是一位才华与人品俱佳的将领,他礼贤下士,性格谦和,从不居功自傲,体恤士卒,因此深受部下拥戴。在中国历史上,这样的将领是不多见的。即使在建立战功,得到高官厚祿之后,也懂得谦虚谨慎,览厚待人,故司马迁称其“为人仁善退谦”,班固亦称“青仁,喜士,退让”。他曾是大汉帝国的擎天之往,纵使归于尤土,也掩盖不了千秋功业、千秋声名。这就是汉朝大汉第一将军卫青

才华与人品俱佳的将领,大汉第一将军卫青

一、出身低微,一朝显贵

据《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记载:大将军卫青者,平阳人也。其父郑季,为吏,给事平阳侯家,与侯妾卫媪通,生青。青同母兄卫长子,而姊卫子夫平阳公主家得幸天子,故冒姓为卫氏。字仲卿。长子更字长君。长君母号为卫媪。媪长女卫孺,次女少儿,次女即子夫。后子夫男弟步、广皆冒卫氏。

青为侯家人,少时归其父,其父使牧羊。先母之子皆奴畜之,不以为兄弟数。青尝从入至甘泉居室,有一钳徒相青曰贵人也,官至封侯。”青笑曰:“人奴之生,得毋笞骂即足矣,安得封侯事乎!”

汉武帝的大将军卫青少年时期时比较悲惨。他的母亲是平阳侯曹寿府里的下人,他的生父郑季当过平阳县吏,因为办事经常出入平阳侯曹寿家。曹寿的妻子平阳公主(原封阳信公主,下嫁曹寿后改称平阳公主)是汉武帝之姊。郑季在平阳侯家办事时,与平阳公主侍婢卫氏私通,生卫青,因从其母冒姓卫氏。在此以前,卫氏尚生有子女数人,长子长君,长女君孺,次女少儿,三女子夫,子夫的弟弟步广。他们都是卫青的同母兄姊,也都冒姓卫氏。这么多的孩子,一个寡妇养起来自然吃力,因此当母亲的只能把幼年的卫青送到父亲家。但郑季对这个儿子并不关心,让他去放羊,卫青后来因不堪异母兄弟的歧视凌辱,重新回到平阳侯家当家奴,年长,善骑射,为平阳侯府骑卒,常骑马扈从平阳公主出游。

卫青曾经随侍人甘泉宫,一名钳徒(戴枷的囚犯)给他相面,说他是贵人,将来有封侯之望。卫青笑道:“人奴的孩子,不被打骂就满足了,谈什么封侯。”这就是钳徒相面的典故。然而一个偶然改变了卫青的命运。

卫青的同母姊卫子夫为平阳侯家讴者(歌女)。建元二年春,卫青的姐姐卫子夫人选宫中,受到汉武帝的宠爱,身怀有孕。当时的陈皇后(景帝之姐、武帝姑母的女儿,当年曾让武帝许下“金屋藏娇”誓言的陈阿娇)一直未能给武帝生儿,听说卫子夫得到武帝宠爱并有了身孕,非常嫉妒,担心卫子夫一旦生下的是个男孩,那就会被立为太子,而卫子夫也就会因为儿子的关系,青云直上,成为皇后。这对她的地位无异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但是,卫子夫正得武帝宠幸,陈皇后对她不敢加害,就找母亲大长公主诉屈。大长公主是汉武帝的姑姑,为了给女儿出气,嫁祸于卫青。她找了一个借口,把卫青抓了起来,并准备处死。当时的卫青还没有什么名气。卫青当骑奴时结识的朋友公孙敖听到了消息,马上召集了几位壮士前去把卫青劫夺出来,使卫青免此一死。另一方面,公孙敖还派人给汉武帝送信。武帝听说此事后,大怒,控制了这场胡闹,将卫青推到了历史的前台。汉武帝赌气,任命卫青做建章监,侍中。大肆封赏卫家兄妹姐弟,将卫家大姐嫁给太仆公孙贺,就连卫家二姐的情夫陈掌都没拉下。自此,卫青一家都显贵了,几天里赏赐达千金之多,他的朋友公孙敖也都因此显贵。待到卫子夫成为皇后,又升卫青为太中大夫、典护军。

时值武帝建元新政失败,从太皇太后到淮南王刘安都有废他的意思,就连他的亲舅舅田蚧也跑去和淮南王密谋废立。武帝便跑到终南山去打猎,自称平阳侯,践踏农田,憋着一肚子的火扮演他前程远大的跋扈子弟角色,其实是借此机会结交功臣子弟,他的姐夫平阳侯曹寿当然少不了插一脚。

到建元三年七月,闽越发兵围困东瓯。武帝刘彻接到东瓯的告急文书后,借着救助东瓯国的机会,让严助持节到会暨发兵,严助斩了一名司马,让会暨守不得不发兵。借此,武帝绕过了掌握兵符的太皇太后,用皇帝谕取得兵权。九月,武帝招募出使月氏的勇士,郎官张骞应招出使西域。(张骞此行是为了寻找大月氏,并探查西域之地理人文情况,为打击匈奴作外交准备)同年,武帝命卫青建立期门军(后改名为羽林军),这是一支属于皇帝的私人军队。自此,青年卫青开始了他的军人生涯。

元光元年(公元前134年),太皇太后死,董仲舒上“天人三策”,汉武帝独尊儒术。元光元年秋还有一件大事,就是匈奴来请求和亲。大行王恢是燕人,认为匈奴反复无常,主战,御史大夫韩安国则认为到千里之外不属于自己的土地上作战难以胜利,就如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一样,主和。当时朝臣多附和韩,武帝同意和亲。

到了元光二年夏,雁门马邑豪民聂翁壹通过大行王恢向武帝进言,利用匈奴刚与汉朝修好,信任边民这一点来引诱军臣单于。武帝听从了王恢的建议,于马邑城伏兵三十万,开始了对匈奴的第一场战争,事泻未果。对这场战事,太史公在《韩长儒列传》中有详细的描述。

首先是聂翁壹逃进匈奴做间谍,对单于说自己能斩杀马邑官吏,献城投降。单于贪图财物,信以为真。聂翁壹返汉后斩杀了几个死罪囚徒,把他们的头悬挂在马邑城上,告诉单于的使者说马邑的高级官吏已经死了,可以发兵。军臣单于果然统率十多万骑兵,人侵武州塞。

武帝派出五位将军连同车骑步共三十万在马邑设伏。这五位将军是卫尉李广骁骑将军,太仆公孙贺轻车将军,大行王恢将屯将军,太中大夫李息材官将军,御史大夫韩安国护军将军。各位领军都隶属韩安国,约定在单于进人马邑时纵兵出击。其中王恢、李息、李广三部从代郡出兵,主要攻击匈奴后勤部队。

可惜汉军伪装得太过火,单于一路抢劫到马邑一百里外,看见牛羊遍地,却不见一个人,就起了疑心。于是攻打汉军卫所,捉到武州尉史(匈奴传说是雁门尉史),问出了伏兵实情,引兵北还。王恢听说单于跑了,想想自己带兵不过三万人,万一匈奴合兵一处,肯定抵挡不了,就没去打匈奴的辎重部队。这场大规模的伏击战就这样窝窝囊囊地夭折,双方都白跑一趟。武帝以王恢首发战争却临阵脱逃将王恢下狱,廷尉判处王恢畏敌观望死刑。虽然王恢辨说自己是想保存汉朝三万精兵,且买通田蚧通过太后求情,武帝依然不肯饶他,说单于虽然逃了,但是王恢如果敢击匈奴后勤部队,还是可以有所斩获,以慰将士之心。于是王恢自杀。而武州尉史被单于封为天王,成为历史上第一个汉奸。

汉武帝从马邑事件中看到,原有的一些将领老成持重有余,主动进攻不足,魄力不够,很难适应战争的需要。他认为“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要想取得胜利,必须提拔后起之秀。武帝元光六年(公元前129年),武帝毅然决定,拜卫青为车骑将军。

这年冬天,匈奴又一次兴兵南下,前锋直指上谷(今河北省怀来县)。这次用兵,汉武帝分派四路出击。车骑将军卫青直出上谷,骑将军公孙敖从代郡(今河北蔚县东北)出兵,轻车将军公孙贺从云中(今内蒙古托克托东北)出兵,骁骑将军李广从雁门出兵,四路将领各率1万骑兵。

这次进击匈奴,卫青是首次出征。但他在战斗中,勇猛非凡,领兵打出长城,深人匈奴境内,直至龙城(匈奴单于祭天和聚会首领的地方),斩敌700人,取得初战胜利。其余三路,公孙敖损失了7000人马,李广战败被匈奴俘获后于半路逃归,公孙贺则是无功而还。汉武帝看到只有卫青胜利凯旋,非常赏识,加封关内侯。

平心而论,卫青以一万之众,斩杀700余人,并不是什么大胜利。战况可能也不会太惨烈(史记里找不到有关双方力量的记载,姑且认为卫青兵多吧)。不过武帝要的只是一个胜利,或者一个对匈奴强硬的理由。首先,卫青打了一场胜仗,战果再微不足道也已够嘱目,第二,四将中唯有年轻的卫青是他一手提拔栽培出来的。武帝高兴之余,封卫青作关内侯。

卫青一战封侯,许多人眼红,不服气的大有人在,尤其是士大夫们,卫青当建章监、管一管羽林军也就罢了,士大夫们好歹可以在心底里骂一句裙带官得到点精神安慰:想不到小马奴竟然打了胜仗,这就让人没话好说了,那么就算他运气好吧:再一看,小马奴还封了侯,这……这……这,岂有此理,这下连老将军们也得罪了,其中也包括了上次出征的总指名将韩安国。武帝对卫青的偏爱无疑是给嫉妒瞧不起小马奴的人火上浇油,以后卫青打再多的胜仗也只落个“不败由天幸”的评价。

平心而论,卫青初战得胜是有些幸运,但是没有人能靠幸运过辈子。匈奴是马背上的民族,在边境掳掠一番退回草原后,就和草原连成了一体。当时又没有什么先进的通讯技术,汉军分兵进人大草原真正成了沧海一粟,追击搜索常常是徒劳无功,有时甚至损失惨重。再遇上恶劣的气候,迷失在草原或者沙漠里也不是稀罕的事情。比如老将军李广就常常被迷路的问题困扰,迷路的频率高得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路痴。然而卫青七出沙漠,没有一次迷路,没有一次战败,不能不让人惊叹他的本领。作为侍中,他可能早就知道武帝迟早要对匈奴用兵,十年漫长的岁月里,想来已经对匈奴的情况仔细做过研究。再者,对匈奴作战最重要的是骑兵,卫青是马奴出身,又当过骑奴,对于战马应当有着比别人更深的感情,这一点可能也对他后来的马上生涯也有所帮助。元光六年这次出征,与草原接触,并到龙城,应该会想得更多。

这一年西汉朝改变了匈奴战略:被动防御改为主动出击,同时以骑兵取代步车为主的军队。如果卫青的胜利不是促使武帝下决心的理由,起码也坚定了武帝的信念。

秋冬之际,匈奴又来了几次,渔阳…带边患尤其厉害,汉武帝就派了韩安国驻守渔阳。身在长安的卫青,则在武帝的偏宠和士人的毁誉中度过了一年。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