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汉朝 > 东汉忠烈耿恭简介,耿恭与惨烈的西域攻防战

东汉忠烈耿恭简介,耿恭与惨烈的西域攻防战

汉朝 ]  时间:2016-12-13  

耿恭,字伯宗,扶风茂陵人,东汉著名开国将领耿弇之侄(弇弟耿广之子)。史载慷慨多大略,有将帅之才。

汉明帝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骑都尉刘张出击车师,奏请耿恭为司马,从军出征。与奉车都尉窦固及驸马都尉耿秉等击破车师。由是汉重设西域都护,以陈睦为都护,耿恭为戊校尉,屯后王部金蒲城,扼守由天山通往北匈奴的咽喉之地,与屯前王部柳中城的己校尉关宠南北呼应,互成犄角之势,防备匈奴入侵西域北道。依照汉制,耿恭与关宠所率部队不过数百人。

1.jpg

次年三月,北单于遣左鹿蠡王将兵二万攻打车师,耿恭部三百兵卒战死,救之不及,车师后国在匈奴的猛烈攻势之下迅速覆亡,后王安得被杀,匈奴兵锋直指疏勒、柳中。西域危殆,一旦两城告破,匈奴即可挥兵山南,情势逼人。

耿恭深知责任之重,不容有失,首要之务在于力挫匈奴锐气。据记载,耿恭当时以毒覆矢。

登城搏战,呼号道:“汉家之箭乃是神箭,中箭者创口必生异象。”言罢,以强弩射击,中者伤口因毒热迅速溃烂,匈奴震怖。(根据现今新疆当地出土文物可知,此弩弩机长约八厘米,比通常的弩机小了约一半,射程远,杀伤力强。)又适逢天降大雨,耿恭趁着风雨大作,乘机带兵出击,杀敌无数,斩获颇丰,有效地滞缓了匈奴的突击力。敌军惊恐退走,包围遂解五月,耿恭放弃金蒲城,向东北转移至另一屯戍地疏勒。

疏勒城傍临深涧,可以倚险固守,且与柳中更为贴近,声气相应。七月,匈奴复攻,耿恭招募勇士数千进攻,冲散敌阵,敌骑四散逃走。匈奴一战不成,心生毒计,围困疏勒,断绝水源,企图困死城中军队。耿恭在此情形之下只得与将士轮流凿井,但直至十五丈深,(相当于现在六七层楼的高度),也没挖到水脉,吏士渴乏已极,只能从马粪中榨取汁水来饮用。

耿恭仰天叹息,说:“听说从前贰师将军李广利拔刀刺山,泉水就从刀眼里飞涌出来;如今大汉的恩德神圣高超,怎会走投无路?”于是重整衣冠,向枯井再拜,井中竟奇迹般地涌出泉水,诸人高呼万岁,扬水示威,匈奴望见,以为神迹,终是退走。(究其原因,大致是河流被堵而改道之后,地下水仍然存在,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受地底压力作用而渐渐流入井中)这时,西域都护陈睦在焉耆、龟兹的攻打之下被击杀,友军关宠也困在柳中城,不久便全军覆没。西域之地,仅剩耿恭与部下数十人孤守疏勒,独木难支。

幸得车师后王夫人感念为汉人之后,敬重耿恭拳拳报国之心,私下告以匈奴军情,并以粮草相助,稍解耿恭燃眉之急。但是数月时间,匈奴几度围困,疏勒弹尽粮绝,耿恭与其部下将士只能焚弩煮铠,食其筋革,赖以为生,期间不断有人死去,所剩不过数十人。匈奴单于探知耿恭陷入困境,手下将士饥寒交迫,忽然转变战略,一改态度,转而恭请耿恭,并言说若是投降,封为白屋王,并且配以美女为妻。

耿恭出身将门,满门忠烈,对汉室忠诚不移,自然不为所动。他诱骗匈奴使者上城,亲手砍杀,并在城上当众烧烤他的肉,讥讽斥骂匈奴。匈奴使者的手下人望见,大声哭号着离开。单于闻之大怒,进一步增兵包围耿恭,耿恭与苦战数月的将士再次鏖战,一次又一次击退匈奴的进攻。小小的疏勒城千疮百孔,城上的汉旗却依旧飘扬。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