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汉朝 > 西汉丞相薛宣生平简介 西汉丞相薛宣是怎么死的

西汉丞相薛宣生平简介 西汉丞相薛宣是怎么死的

汉朝 ]  时间:2017-01-30  

薛宣,字赣君,生卒年不详,东海郯县(今山东郯城)人,西汉丞相,敬武公主的丈夫,封高阳侯,以知人善任著称。历任不其县丞、乐浪都尉丞、宛句令、长安令。

汉成帝时,诏补御史中丞,执法殿中,外总部刺史。鸿嘉元年(前20年),任御史大夫,后任丞相。永始二年(前15年),被免去丞相之职。

薛宣为官赏罚分明,用法公平,任职过的地方都有教令可为准则,多数宽厚仁爱使民有利。为人喜欢威仪,进退举止容仪温文,性格细致安静有智谋,执行职守,务求其利平安。下到节制用度笔砚开支,都有计划,官吏百姓都很称赞他。

11.jpg

西汉丞相薛宣生平简介

入朝为官

薛宣年少时担任廷尉文书的佐吏、都船监狱的狱吏。后来在大司农下级官吏中选拔清廉官吏时,补任不其县丞。琅琊郡太守赵贡巡视下属各县,看到薛宣,很欣赏他的才能,让他随从巡视下属各县,回到郡府,令妻子孩子与他相见,告诫说:"赣君位至丞相,我二子也会做丞相史。"于是推荐薛宣廉洁,调任乐浪都尉丞。幽州刺史推举他为秀才,担任宛句县令。大将军王凤听说薛宣有才能,推荐他为长安令,治理政事果然很有名望。薛宣因通晓法律条文,汉元帝刘奭诏令让他补任御史中丞。

上疏成帝

竟宁元年(前33年),汉成帝刘骜即位。汉成帝即位之初,薛宣担任中丞,在朝中执法,外统管刺史,薛宣上疏说:"陛下最高的德行,十分仁厚,哀怜百姓,整天辛劳,无一日安逸快乐,公正地执掌圣道,刑罚恰当,然而吉庆气氛不通,阴阳不调和,这是臣下不称职,而圣化独有不融洽的原因。臣私下想其一端,恐怕是官吏们多苛政,政教繁琐,大概过失在统领刺史。有的不遵守条律规定之职守,行事各按自己的意思,很多干预郡县政事,到开私门,听信谗言,苛求吏民过失,谴责细微,求全责备。郡县一级连一级催迫,内部也一个比一个苛刻,流传到平民中去。因此乡里缺少嘉宾之欢,九族之内忘了亲人之恩,饮食方面周济困难,富帮贫,送往迎来之礼也不做了。人类的道德规范不通,阴阳闭隔,和气不兴。《诗经》云:'人呀不讲交情,争吵为着食品。'俗话说:'苛政使民不亲,烦苦使人伤恩。'当刺史奏事时,应明确约束,使之鲜明地知道本朝的要务。臣愚拙不知治世之道,希望明主审察。"汉成帝嘉奖并且采纳他的建议。

薛宣屡次向汉成帝进献有益的言论,推举弹劾所属刺史郡国二千石,贬退提拔,使其黑白分明,由此更加出名。薛宣离开京师出任淮阳太守,政治教化普遍推行。当时陈留郡有盗贼骚扰,汉成帝调任薛宣为陈留太守,盗贼都被禁止,吏民都很敬重他。又调任为左冯翊太守,任期满一年成为正式的太守。

惩戒杨谢

起初高陵县令杨湛、栎阳县令谢游都贪猾不顺从,挟持郡守短处,前二千石多次案验而不能穷其事。等到薛宣治理政事时,杨湛、谢游到郡府拜见,薛宣设置酒饭同他们相对饮食,接待很周到,随即暗中收集他们的罪赃,完全掌握了所需罪证。薛宣观察杨湛有改正的念头,便敬重他的效验,亲自写成简牒,一条条陈述他的邪恶罪证,密封给他,说:"吏民逐条陈述你的罪恶如简牒上写的,有的议论认为有将狱断官钱入于腰包的嫌疑。冯翊敬重你,又念按赃值十金法令处分你又太重,我不忍公开你的罪行。所以秘密地用手书告知你,要你自己考虑退路,可以将来再出来做官。如果你没有那些罪赃事,回一封信,来替你辨明此事。"杨湛自知罪赃都与薛宣所记相当,而薛宣的词语温和体贴,没有伤害意思。杨湛马上解印绶交给来的官吏,写了封书信感谢薛宣,终无怨言。

而栎阳令谢游自以为是有名大儒,轻视薛宣。薛宣单独传递文书明显地责备他说:"告诉栎阳令:吏民谈论你治理政务繁琐苛刻,流放处罚从事劳役的千人以上,盗取钱财数十万,供给兴造非法之用;买卖听任富吏,价数不可知,都证验明白,本要派官审察验证,恐怕有负推荐你的人,使儒士遭受耻辱,所以派掾平来明白告诉你。孔子说:'能够贡献自己的力量,这才任职,若是行不通,便该罢休。'你仔细考虑,正准备选人代为栎阳令。"谢游得到声讨的文书,也解印绶走了。

治理有方

当时频阳县北面与上郡、西河接壤,为数郡交接处,多有盗贼。频阳县令薛恭,本是县里孝子,按功绩逐渐升任上来的,未曾治理民事,职责内之事不举办。而粟邑县小,在偏僻的山中,百姓谨慎朴素容易治理。粟邑县令尹赏,长久来是郡里管事的官吏,任楼烦县长,推举秀才,调任粟县令。薛宣就根据时令条文奏请尹赏与薛恭换县。二人换县后治理民事只有几个月,两县均治理得很好。薛宣便传递文书慰问勉励他们说:"从前孟公绰若是叫他做晋国诸卿赵氏、魏氏的家臣,那是力有余裕的;却没有才能来做滕、薛这样小国的大夫。本来有人因为德行好而显耀,有人因为功能高而被推举,'君子的道路,怎么可以是一样的!'下属各县各有贤人,冯翊拱手而享受县的成功。希望努力职守,完成功业。"

赏罚分明

薛宣得知他管理的郡中吏民的罪名,就召见告诉那个县的长吏,让他们自己行使处罚。晓谕说:"郡府不自己揭露检举的原因,是不想代县治理民事,侵夺贤令长的名誉。"长吏没有不高兴又畏惧,脱下帽子谢薛宣把恩惠归给自己。

薛宣为官赏罚分明,用法公平而且一定实现,他任职过的地方都是有教令可为准则,多数宽厚仁爱使民有利。池阳县令推举的廉吏狱掾王立,郡府未及召见,听说王立受囚犯家属贿钱。薛宣责备县令,县令查讯证实狱掾的事,原来是狱掾的妻子接受囚犯家属的钱一万六千,接受后才过了一夜,狱掾实不知。狱掾惭愧害怕而自杀。薛宣听说后,传递文书给池阳县说:"县所举廉吏狱掾王立,家人私受贿赂,而王立不知,杀身来自我表明。王立的确是廉洁之士,非常可惜!可以把'府决曹掾'之名写在王立的棺材上,以表彰他的英灵。府掾史平常和王立相识的,都参与送葬。"

到冬至夏至之日官吏休假,管理盗贼的曹掾张扶独不肯休假,坐在官署治理事情。薛宣出文告说:"礼仪以和为贵,夫妻交接要尊重交通,冬夏至日,官吏按照律令休假,由来很久。官署里虽有公职事,家里也望偏私一下恩意。属官应随众,回家对着妻子儿女,设置酒肴,邀请邻里,一起欢笑相乐,这也是应该的!"张扶惭愧,官属们都亲善薛宣。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