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汉朝 > 张衡,文学与科学并存的一代巨人,为我国做出巨大贡献

张衡,文学与科学并存的一代巨人,为我国做出巨大贡献

汉朝 ]  时间:2016-09-13  

“宇之表无极,宙之端无穷”,是说宇宙无穷;“月光生于日之所照,魄生于日之所蔽”,是指月亮因太阳而发光;“暗虚……遇月则食”,则解释了月食的道理。这些观点是今天的科学常识,但在古代,则是珍珠一般的真理。这是我国古代科学家张衡,在不知望远镜为何物的东汉时期所提出的观点。斯时斯人,无愧科学巨人。

“我所思兮在泰山,欲往从之梁父艰。侧身东望涕沾翰。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

路远莫致倚逍遥,何为怀忧心烦劳?”张衡又因之为文学大家。既为科学巨将,又为文学大家,古往今来,有几人能达到张衡的境界?我国古代有许多伟大的科学家,他们的卓越成就在我国文化史上闪耀着灿烂的光辉。东汉时期的张衡就是其中之一。

张衡,文学与科学并存的一代巨人,为我国做出巨大贡献

张衡,字平子,公元78年生于南阳郡西鄂县(今河南南阳县石桥镇)的一个官僚家庭,死于公元139年。他学问渊博,创造力非常充沛,不仅在科学上有很高的成就,而且文学成就也很高,是一位世所少见的全才科学家。为了纪念这位1、800多年来一直受着人民敬仰的古代杰出的学者,解放以后,党和政府在1955年曾经发行过纪念邮票,1956年又重修了在南阳县北面的“平子读书台”和他的坟墓,在墓前立了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同志的题辞:“如此全面发展之人物,在世界史中亦所罕见”,“万祀千龄,令人敬仰”。的确,张衡在学术上成就巨大,主要是由于他既能刻苦钻研、实事求是,又不为传统观念所局限,富于敢想、敢干的精神。

张衡的祖父做过多年太守,但到张衡时,家庭已比较困苦了,所以张衡从小没有染上游手好闲的坏习气,而能认真地学习。他读书一丝不苟,研究学问非常刻苦,思想开阔,并且注重实地考察,从17岁时就离开家乡,出外游历,访师求学,且不喜经书,对文学很感兴趣。他在“三辅”一带游历的时候,就写了著名的《温泉赋》等不少优美的辞赋,表现出很高的文学才能。

这些文学作品流传出去以后,张衡的名气渐渐大了起来。公元100年,南阳太守鲍德仰慕张衡的才华,邀请张衡去帮助他办理郡政,做办理来往公文的主薄官。这使得张衡有时间和精力,用了10年时间,写成《二京赋》。《后汉书》里说他“精思博会,十年乃成”。可见张衡对待写作的态度是十分严谨的。在《二京赋》里,张衡除了颂扬当时东汉国势的隆盛以外,也指责了官僚贵族们的昏庸腐朽。

张衡曾说过:“不做官有什么要紧?要紧的是修养品德,研究学问。”他运用独立思考的精神,对各派釆取批判地接受的态度。这是他获得巨大成就的原因。他曾结交一个叫崔瑗的朋友,此人对天文、数学、历法有精深研究,这对于张衡以后的研究及成就起了很大作用。

公元111年张衡被征召到京师,历任郎中、尚书、侍郎、太史令。太史令的职责是掌管历法,观测天文气象,记录史事等。这又给了张衡以进一步研究天文历算的更加方便的条件。汉代文学家和哲学家杨雄的《太玄经》对他影响颇大,任太史令后,他开始探索宇宙的发展规律。这使得张衡由文学而转向哲学研究,转向对宇宙现象的探索。

天文历算在我国是发达得很早的学问。关于宇宙的构造,我们祖先创造了种种理论,时有三种。张衡认为具有地圆因素的浑天说比较合于实际,并进一步发展了浑天说,这其中,既体现了他的独创精神,又体现了注意实际观测的科学精神。

张衡给我们留下了两部在天文学上占有很高地位的著作:一部是《灵宪》,另一部是《浑天仪图注》。他的浑天学说,主张天是圆的,宇宙是无限的,认为太阳围绕着地球不停旋转,并指出了太阳运行的规律,指出了赤道、黄道和北极的地位,解释了夏季日长夜短、冬季夜长日短的原因。这是我国天文史上的辉煌成就。以此为基础,张衡做出了一系列创造性的重大贡献,如科学巧解释了月受日之光而明及月亮的圆缺规律,还解释了日蚀原因及肉眼常见恒星数字等。在1800多年前,张衡能有这样的见解,足见他大胆的创见和卓越的智慧。’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