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汉朝 > 汉武帝全面扩张的背后,平匈奴仅一年即花一百亿

汉武帝全面扩张的背后,平匈奴仅一年即花一百亿

汉朝 ]  时间:2016-07-07  

年轻的汉武帝通过独尊儒术,确立了大一统帝国的官方意识形态。他在雄厚国力的支持下发动了一系列对匈奴的反击战,解除了匈奴的威胁;同时开展了全面的对外扩张,不仅恢复而且超越了秦朝的版图,直到两千多年后的现代,中国人仍然在享用他的遗产。

汉武帝全面扩张的背后,平匈奴仅一年即花一百亿

元狩二年秋天,因被汉军杀伤、俘获数万人,害怕被单于责杀,匈奴的浑邪王、休屠王决定投降汉朝。汉武帝担心他们诈降,命令霍去病率军迎击。休屠王反悔,被浑邪王杀掉,部下也被吞并。匈奴人见到汉军,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并不想投降,于是霍去病骑马闯入匈奴军营与浑邪王相见,并斩杀想逃跑的八千人,胁迫浑邪王所部四万余人号称十万渡河降汉。汉武帝大喜,赏赐了有功将士和匈奴降众数十亿钱,并封浑邪王为漯阴侯,食邑万户,封其部下等四人为列侯,加封霍去病食邑一千七百户;由于这两部的投降,汉武帝同时减去陇西、北地、上郡(今陕西省榆林市附近)一半的戍卒,以减轻天下的徭役。

霍去病的两次征伐与匈奴浑邪王的投降使得汉朝占领了原属匈奴的整个河西走廊。匈奴人失去了这块水草丰美、冬温夏凉、适宜畜牧的土地,为此悲歌:“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燕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汉书》卷94《匈奴传》。后来汉武帝在河西走廊先后设置了武威、酒泉、张掖、敦煌四郡,史称“河西四郡”,它是连接中原与西域的最重要通道,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只有控制了河西四郡,才能从匈奴手中夺得并控制西域,汉朝的版图借此才能一直扩张到了帕米尔高原以西;中国与中亚、西亚、欧洲间的丝绸之路才能得以开辟;河西走廊从游牧区变成了农业区,大量的中原移民居住此地,隔绝了蒙古高原与青藏高原这两大游牧区,改变了中原王朝不利的战略态势,同时这一地区的经济文化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在此后一千多年里,这块土地将在中国历史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元狩二年是汉朝取得重大战果的一年,斩杀、俘获近十万匈奴部众,占领了整个河西走廊,但付出的代价极其高昂,仅这一年内为此就花费了一百多亿钱《史记》卷30《平准书》。虽然代价如此高昂,但斗志昂扬的汉武帝却决定要发动对匈奴的总攻击。匈奴骑兵机动性强,他们可以主动选择入侵的地点,出其不意;与之相应,如果不进行主动的打击,那汉军只能在长达数千公里的边境线上设置重兵,处处设防,处处挨打,非常被动,疲于奔命,而且效果很差。汉武帝选择的是主动进攻,消灭匈奴的有生力量,从而消灭匈奴入侵的能力,只有建立一支强大的骑兵部队才有可能达成这一目标。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决定出其不意,集结几十万大军与14万匹马横越大漠直扑匈奴单于主力。汉军兵分两路,分别由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各率领五万骑兵,其余几十万步兵、后勤部队跟随其后。汉武帝将所有精锐全部调拨给了霍去病,而且想让他获得歼灭单于主力的大功。原来汉武帝想让霍去病从定襄出兵攻击单于,后又听说单于在东面,于是又将他调往代郡出兵,卫青变为从定襄出兵。

这件事充分证明汉武帝是一个爱之欲狂的人,他宠爱霍去病已经到了丝毫不加掩饰的地步,不仅将年仅21岁的霍去病提拔到与他的舅舅大将军卫青一样的级别,而且将所有的精锐调拨给他,甚至不惜改变战前部署,就是想让他获得歼灭单于主力的这一最大功劳,而丝毫也不顾忌卫青的感觉。但非常幸运的是,霍去病从17岁第一次从军征伐匈奴起,每一次都用战绩证明了他一点也没有辜负汉武帝对他异常出格的偏爱,这也是汉武帝宠爱他的根本原因所在,否则以汉武帝的脾气,一定会翻脸不认人。

此时郎中令李广请求从军,汉武帝认为他老了,不允许,过了很久,才勉强答应,于是任命他为前将军,与左将军公孙贺、右将军赵食其、后将军平阳侯曹瓤所部均隶属于大将军卫青。赵信为单于谋划:“汉兵度过大沙漠,人马疲乏,我们就坐等收容俘虏了。”匈奴将辎重囤放在北边后方,集结精兵在漠北以逸待劳等待汉军。人算不如天算,卫青率军出塞千余里,穿越大漠,正好遇见单于的主力,汉武帝刻意的安排落空。卫青见匈奴列阵以待,于是命令用武刚车(一种战车)环绕为营,派出五千骑兵攻击与匈奴的一万骑兵作战。此时太阳落山,刮起了大风,沙砾击面,两军都互相看不见对方,汉军从左、右两翼包围单于。单于见汉军人马众多、兵强马壮,于是傍晚他乘着骡车与数百精骑突围向西北逃跑。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