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汉朝 > “富贵”,是秦汉时期社会意识的重要表现

“富贵”,是秦汉时期社会意识的重要表现

汉朝 ]  时间:2016-06-22  

秦汉之际,陈胜“苟富贵,无相忘”(《史记·陈涉世家》)以及项羽“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史记·项羽本纪》)的名言,体现了不同人等对“富贵“的共同向往。”富贵“追求,在当时是一种正面的人生目标,人们毫不掩饰地宣示这一意愿。瓦当文字、玺印文字、镜铭文字多见“富贵”字样,汉墓随葬的钱树和汉代装饰形式中常见的钱纹图案,也都反映出“富贵“追求成为社会的共同理想。对“大富贵”、“长富贵”、“常富贵“以及“富贵毋央”、“富贵万岁“的期盼,成为秦汉社会意识的重要表现。

“富贵”,是秦汉时期社会意识的重要表现

然而,在世俗鼓噪“富贵“追求的声浪之外,我们又可以听到指出“富贵“之负面作用的清音。不少人通过明智的社会历史考察,从辉煌的金光背后清醒地发现“富贵“阴暗的文化表现和社会作用,注意到“富贵“可能导致的人生病患和家族危害,指出面对“富贵“应有的人生态度。其中有些认识,今天依然具有不朽的价值。

暴得富贵不祥

陈胜举义之后,反秦武装蜂起。陈婴被推举为王。他的母亲提醒他:“暴得大名,不祥。”陈婴于是“不敢为王”(《史记·项羽本纪》)。”暴得大名,不祥”,《汉书·叙传上》作“卒富贵不祥”,也就是“猝富贵不祥”。《后汉书·耿纯传》李贤注引《汉书》写作“暴得富贵者不祥也”。而《耿纯传》的对应文字是:“宠禄暴兴,此智者之所忌也。”“宠禄暴兴“就是“暴得富贵”。没有付出辛苦努力,没有合理基础,没有适当积累而实现的暴富暴贵,“智者”视为“不祥”而深为“所忌”。《淮南子·人间》:“无功而富贵者勿居也。”说的也是类似的道理。《论衡·问孔》写道:“孔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居也。”强调富贵皆“人之所欲”,但是应当“以其道得之”,否则便不应当占有和享受。

精彩推荐